夏鲁寺(夏鲁派的祖寺)

夏鲁寺,坐落于从日喀则到江孜的道路一侧山口内,距西藏日喀则约三十多公里,是西藏自治区佛家中很大的寺院之一,也是藏传佛教夏鲁派的祖寺。

公年998年,西藏自治区佛家进到后弘期,那时候佛教信徒鲁梅·楚臣喜饶等卫藏十人到朗达玛禁佛之后,听闻从西藏自治区逃跑到青海省的大喇嘛钦·贡巴绕赛(约891~975)是位得道高僧,便前往拜他为师。最终,十人群中有一人称为洛敦·多杰旺秀的学好回藏,就在日喀则西南的甲措建了一座寺院名“坚孔”,收了一名弟子叫“吉尊·西绕琼乃”。吉尊·西绕琼乃后去印尼上学,变成学识渊博的佛法家。以便发展趋势佛家,吉尊·西绕琼乃欲建寺院,便恳求高手 洛敦·多杰旺秋身箭定址,箭落在农作物刚长出去的地上青苗的田里,“地上青苗的”,藏语意为“夏鲁”,故起名叫“夏鲁寺”。1087年(宋朝元祐二年),夏鲁寺刚开始建造。

1320年,夏鲁万家长扎巴坚赞(系吉尊大家族)将其妹旬奴贝嫁与萨迦以联婚,之后大家族阵营不断发展。扎巴坚赞去国内朝觐元朝皇帝、元仁宗赐予他金册金印,并按扎巴坚赞恳求,皇上施舍财产外派匠人以助改建夏鲁寺。当代夏鲁寺的工程建筑经营规模和方式及大部分美术绘画和艺术作品全是在此次改建中写作进行的。寺院完工后,万家长迎请夏鲁派(亦称“布顿派”)的创办人布顿·仁钦珠出任寺主。他任方丈期内,广传四部(事密、行密、瑜伽健身、无上瑜伽)密法,校订了大藏经,编有大藏经目录,其著作有28函总共一百余部。布顿·仁钦珠综合性了噶当、噶举、萨迦、宁玛等派的特性,自己挑选显密修行的精义,偏重于专家教授弟子,其见解、看法、授课、修习之风盛极一时,卫藏全国各地僧人闻声汇集于夏鲁寺,长住弟子达三千余众,在其中知名的弟子有:法祥、童福、宝胜等。

元朝统一西藏自治区后,因为夏鲁寺的危害和阵营,及其寺主吉载(吉尊·西绕琼乃之子孙后代)与萨迦法王八思巴的侄子准衮洽纳关联十分紧密,而被元帝封为萨迦皇朝十三个万家(即:后藏的拉堆洛、拉堆绛、固莫、曲弥、香和夏鲁;前藏的嘉麻、止贡、蔡巴、唐波齐、帕摩竹和雅桑;前后左右藏交汇处的羊非凡达隆)之一的夏鲁万家长。1329年,日喀则地震时夏鲁寺遭受破坏性毁坏。那时候吉载已经北京市,元帝获知夏鲁寺毁于地震灾害时即命吉载返藏再次修补,并赐予很多金钱作修补之资。因此吉载从国内找来大量汉人匠人,并运进硫璃砖瓦窑(一说硫璃砖瓦窑是由汉人匠人具体指导在西藏自治区墨竹工卡地区烧造的)等物资供应,于1333年开工,由藏汉匠人协作相互修建了这座具备独特设计风格的藏汉混合式教学构造的寺院。

夏鲁寺兴建时仅有极少数僧人,之后经历三次修缮和改建,僧人持续增加,到布顿高手 任寺主时为全盛时期,众僧达三千多人。“十年浩劫”中遭受毁坏,仅剩大经堂。1981年和1989年政府部门依次拨巨额开展了检修,修复了它原来的面貌和特点。二十一世纪初有僧人六十多人。

当代的夏鲁寺古建筑群,大部分就是以元朝储存出来的,并且是西藏自治区所初期寺院中最详细的一座,是一座具备西藏自治区传统式方式与国内构造造型设计紧密结合的,独特设计风格的古建筑群。建筑类型融藏饰汉式于一体,圣殿系藏饰不规律的方整石墙,正殿筑有左旋体式大神殿,而房顶全是屋面瓦,高房脊、双泻水具备吻兽廊檐的国内式工程建筑,在西藏自治区独一无二。

夏鲁寺坐南朝北,平面图为正方形,工程建筑分成前后左右两一部分,前为院落,院落东、西、南三侧围绕二层僧舍、伙房等附设工程建筑,后为圣殿,由三层工程建筑构成,高18米。最底层工程建筑以聚会正殿为管理中心,前为路子殿,后有佛殿,上下有配殿,封闭型神殿围绕各殿,产生以聚会正殿为管理中心、每个圣殿连为一个不能分的总体。行为主体工程建筑为三层藏汉合壁工程建筑,墙面和合理布局系藏式建筑,房顶为汉式硫璃悬山顶,由金殿、神殿、护法神殿、般若母殿和东南西北無量城堡等关键工程建筑模块构成。

夏鲁寺的正殿左右有房49间,占地1500平米。分前后左右正殿及上下配殿。正殿的最底层是生成一体,二层之上则四殿公司分立,皆为木结构梁架屋面瓦顶。最底层正殿敬奉释迦牟尼佛象和八大随佛弟子雕像,西面经堂内各自敬奉《甘珠尔》和《丹珠尔》大藏经;第二层敬奉释迦摩尼佛和布顿高手 雕像,其上下为坛城殿,前殿敬奉慈尊佛象和十六十八罗汉像。

夏鲁寺的墙壁画系元朝藏传佛教墙壁画造型艺术的楷模之作。主题由显密二宗构成。显宗以藏传小故事和佛出生小故事主导,关键集中化在一层金殿神殿四周,在其中佛出生小故事墙壁画更为精彩纷呈,现有100铺(现有96铺),根据噶玛噶举黑帽优化系第四世活伸缩式让迥多吉(1284~1339)撰著的佛出生故事集(一百出生)绘图,构图法宏伟,选用棋文件格式构图法,绕神殿表面一周,金壁辉煌,系夏鲁寺墙壁画一绝。佛传小故事关键有“十二相成道”和“须摩提女请佛”,构图法亦十分极大,为藏传佛教寺庙墙壁画同类题材中的经典作品。密宗主题关键为坛城和坛城中心的诸佛、观音菩萨、明王护法肖像,包含一层神殿内腔的五方佛(即:毗卢遮那佛、阿閦佛、阿弥陀佛、宝生佛、不空佛)、般若母殿的单尊肖像和三层东、西、南、北無量城堡中的大中型坛城墙壁画。关键绘有吉祥如意胜坛城、金钢界坛城、普明坛翅和文殊城等系列产品坛城墙壁画,均按布顿高手 十万坛城尊像仪轨绘图。在其中东無量城堡中的文殊坛城系列产品墙壁画为布顿高手 初学者绘图,颇为宝贵。在墙壁画风格上面有许多 地区汲取了缅甸或印尼的造型艺术风格,但也是有很多界面与敦煌石窟的宋元墙壁画类似,而且画中角色的服饰、饰品、家俱及其工程建筑等,也是有许多 地区具备国内设计风格。这类风格的墙壁画,在西藏自治区的一般寺院中是较为罕见的。

雕刻艺术在夏鲁寺也是极其精致的,佛象的造型艺术造型设计,外貌栩栩如生、体形悠美;佛象背后的led背光,佛座下的承莲座,也手工雕刻的出现异常精致细腻,非常是这些木制手工雕刻之精,亦为别寺小有。在这种手工雕刻及雕像含有的時间较早,有的略晚,其早者刀功简洁,雄浑强有力,而略晚者,则趋向工精刀细。从这种手工雕刻的造型艺术图案设计及技巧上来看,其时代最晚者也应在明朝中期。

在进门处的右边廊内,应对殿门的廊内壁,嵌入的刻像石,约有十数块浅雕石板画。在每片青石板上,不但手工雕刻有佛象、飛天,而大量的還是劳动者角色的整体形象,如织布机、淬炼、农用地、捉鸭、制陶这些。这种品牌形象是栩栩如生的、实际的,有很多生产设备是与国内类似的。其界面的构造,是好多个单个角色的组成,这种刻石的时代难以明确,由于在西藏自治区见到的这类浅雕石雕非常少,没法较为识别,也找不到相关数据信息,从这组刻石的风格能够毫无疑问并不是同一时期的东西,在其中有较为初期的界面,其构图法栩栩如生,刀功简洁强有力,而时期比较晚者,则构图法杂乱无章,刀功滞涩,可是的是,在这种手工雕刻石板画上,近现代擦抹了多层重色,彩调、技巧均极荒缪,已使这组罕见的石雕板画,失去了原先的精神风貌。

大经堂西南角陈列设计着一个直徑80公分的大铜坛。传说故事此坛十二年鱼缸换水一次,鱼缸换水时,正品的净化水不增不减,人会获得此坛中的“圣水”便一生吉祥如意,还可清洗10种污渍。与生俱来六字真言石是建寺挖路基时出土文物的,挖到时,石边便有六字真言笔迹,四角并有4个小佛殿,因此传为与生俱来六字真言石。殃在寺墙脚底,做为该寺的根基。石块洗脸盆听说是建寺人吉尊·西绕琼乃那时候修行的洗面盆,陈放到正殿前边。降水堆满后不外流,颇为奇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