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居寺

噶居寺,建立于公年1747年,创建者为噶举派佛家弟子珠旺苍巴阿加和贡玛丹增尼达,该寺活佛已承传了十一代,至今已有200很多年的历史时间了。噶居寺,亦称“噶举寺”,意为“噶举派寺庙”。坐落于亚东县噶亚东县下亚东乡切纳村南边,距县里十公里上下,在乃堆拉山北端半山上,寺院东、西、南三面与锡金、不丹、缅甸、印尼交届。

噶居寺寺院呈“凸”字型,总面积达1500平方米,坐南朝北。殿门口有五级台阶,石牌楼双层,顶层为嘎居颇章及活佛的住宅,最底层为二柱门厅。廊壁正中间绘有释迦牟尼结跏趺坐于莲台以上,前立一持杖托钵的徒弟,四周则绘满释迦牟尼的中小型跏趺坐像,下边绘有白度母、绿度母、牛头金钢像。噶居寺经堂,面阔三间净宽四间,堂后供有泥塑制作莲花生大师像;墙壁画为释迦牟尼结跏趺坐像,两边各侍立一持杖托钵的徒弟,周边为众徒弟结跏趺坐像,下排为白度母及四大天王像。护法神殿,主供护法神,墙壁画为密宗护法神像,有金刚持、依怙神、吉祥天女等。噶居寺墙壁画以线描画主导,但很留意用烘染的技巧来主要表现层级和层次感,有一种墨笔画淡彩绘的实际效果,好像是选用了缅甸传到的“湿壁画法”。

寺庙储存残匾一块,系当初驻藏大臣升泰其始。牌匾“大放光辉”四个粗字犹存,右行横书,字体样式遒劲,铿锵有力。“大”字已残,仅剩一半。一头的题款已全锯掉,钉在二楼木地板上,只剩“大清国光”三字,下残。另一端的署名为“口权重臣升泰敬僧”。残缺不全之字应是“全”字。这方面牌匾并不是为噶举寺题写的,也不是为寺庙的佛菩萨显灵而献,只是为升泰自身题写的的纪功牌匾,乍看上去,牌匾內容非常好,好像干了一件伟大的盛业,出現惊喜,导致人世间“大放光辉”。殊不知打开西藏自治区近现代史一查证在令人觉得憎然,升泰在那时候饰演了一个极不风彩的人物角色,“大放光辉”具体并不光辉。

事儿产生在西藏自治区第一次抗英抗争期内。光绪年间十四年(公年1888年)三月,美国日寇历经长期性提前准备以后,悍然启动了对隆吐山的军事攻击,这时候西藏自治区老百姓已下决心,纵使男尽女绝,还要“立誓抵挡,绝无二心”。并且获得那时候驻藏大臣文硕的怜悯和适用。殊不知认为实行投降主义线路的清代政府部门不能容忍认为抗英的文硕,并以“识见乖谬,不顾大局”为原因,革去文硕的驻藏大臣,换得软弱无能主和的升泰接任文硕的职位。升泰上任之后,坚决贯彻清代政府部门的对外开放妥协现行政策。

升泰去西藏之后,最先找寻依据来表明隆吐山并不是西藏自治区的地区,证实彼此产生战事,义务在藏方而我不恨你美国日寇。次之,升泰到藏之后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严束藏兵,禁止妄动”,积极主动要促使西藏地方政府部门与英人让步。他勒令藏军从仁岗撤销到帕里镇一线随时待命。以导致与英军交涉婿和的好局势。在升泰等认输阵营的抑制下,藏军抗英的魄力挫败,布署也遭受毁坏,最终导致咱利、亚东、朗热等地陆续沦陷。导致西藏自治区老百姓第一次抗英战事遭受不成功。升泰到藏后所办的第三件事,是在战事完毕后,迫不及待地去亚东战线与英方商谈和谈。在交涉中,清代总理衙门专业委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美国人赫德的侄子赫政去做升泰的汉语翻译和小助手。赫政以“中介人”的脸孔出現,一面向英方暗送资源,献计献策,一面又向升泰施压,驱使升泰妥协。而升泰作为清代政府部门的封疆使者,不察真实情况,彻底为英人赫政所上下,导致交涉中的很多难题,最后都向美国做出了妥协。于光绪年间十六年(公年1890年)二月,升泰领命去加尔各答与英印省长罗尼亚顿侯爵签署了《中英会议藏印条约》。这一不平等条约不仅毫无疑问了锡金此后要受美国“维护”,并且依据美国片面性明确提出的藏、锡交界线,我国失去从隆吐山到岗巴宗南边的大面积农场和险要地区。

光绪年间十八年(1892年)九月,升泰在亚东仁进岗病逝。光绪年间十九年(1893年)十月二十八日,以四川越售营参将何长荣、税收司赫德为意味着,去大吉岭同英国驻哲孟雄的首长柏尔签署了《中英会议藏印续约》,要求我国对外开放亚东为商埠,美国在这儿能够具有治外法权;并要求在五年内,在藏锡界限進口的货品不许缴税等,缺失自卫权大量。之上就是“畏葸软弱无能”“自以为是”的升泰在西藏自治区老百姓第一次抗英抗争期内,做的说白了“大放光辉”的事。

升泰于光绪年间十四年(1888年)去西藏之后,类似用了一年的時间,落实清王朝对里断气刹西藏自治区民声,对外开放乞怜奉承的认输意旨,赢得清德宗“深明海关”的器重,并于光绪年间十六年正月初九日谕:“驻藏帮办重臣升泰做为处置权重臣,与大美国所派处置权重臣立约画押。”升泰乃于二月二十日前去加尔各答会面印督兰士顿,于二十七日签订《藏印条约》。噶举寺的“大放光辉”牌匾就是在订立返回仁进岗之后,到他死前这2年多的時间里立的。在升泰来看,签订《藏印条约》,“此后定界通商固修邻好,当可储藏中或者少他故,藏事幸而挽留回。”全球也从黑喑进来到光辉的全球,觉得他是很有“贡献的”,并向清帝保奏负荷率高官,给与“奖励”。在上奏的另外,又在噶举寺立了这方面为他自己脸部贴金箔的“大放光辉”匠。

十年之后,驻防亚东地域的副将李正春又在上亚东(卓堆)噶林岗的噶林甘珠拉康的门边立了一块“全球光辉”的木工,右款直书“光绪年间二十七年清和月毂旦”,左题“驻防靖西县游击队留四川尽先补用副将李正春敬立。”光绪年间二十七年,即公年1901年,“清和月”乃农历四月的别称。“靖西县”,县名,在今广西自治区西南区域,左江干支流恶水洒上下游,临接云南。李正春原是驻防靖西县的一名游击队,之后到四川提前准备提高补用,随后调过来西藏自治区驻防亚东,他也模仿升泰在噶举寺题写的牌匾的含意,在噶林甘丹拉康留有了这方面牌匾。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全球也并不光辉,美国已经方案策划第二次入侵西藏自治区,没多久就采用了军事演习。仅仅李正春等置若罔闻,也要自取其辱地说些什么“全球光辉”。匾的上边刻着“驻防靖西县游击队关防”一枚。文本全是汉、满、藏三体合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