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对商人的告诫

无精湛持念的信念,终必滞留在社会学的环节;欠缺修习法决的持念,如同入宝山而徒手回。
————————————————————————————————————————
过去,冈波巴有一个做买卖的教徒。这一生意人很多年来一直以交易佛象、轴画、佛书及其佛教法器谋生。

生意人搞清楚这类制造行业并不是佛祖至心劝诫在亲人所该做的“正命”。因此,生意人我想问一下上师怎样才可以清静因这类不正当性制造行业所堆积的恶业(古代许多佛象、佛教珠宝首饰全是歹人窃取,随后再卖给生意人的),由于这恶业会防碍他踏入摆脱明心见性之道。冈波巴劝他从业别的正当性制造行业,获得如过去运营的做生意个人所得一样多的金钱,随后再将全部的盈利用于建庙。

生意人遵循上师的提议,最终盖了一座绮丽的寺院,这种繁杂的工作中使他完美无瑕祷告或坐禅。生意人在进行此项每日任务后,前往见冈波巴说:“法師尊者,如今我已清静了我的业,但仍必须成千上万佛书、佛象和唐卡来庄重寺院,使它变成大家可以星期的真实神殿。要做的事儿这么多,我怎样有时间修禅?若不修禅,我还在正路上怎能发展?”

冈波巴回应:“不用再装饰设计寺院,虔敬的大家自会照顾一切。假如你能通过大手印(到底实相)的净光,保持着即便只是一刹那的空性觉性,那麼你全部的业与感情都将马上清洁,当然已不必须更劳神地去堆积人世间的善举,也不用一味地寻找精神实质发展的虚无缥缈预兆。对于大手印之道,要是安住于当然与单纯性,觉性自身本具的佛性,那麼佛就在掌上。让自身维持自得,跨越为与潜山的二分法,不必试着去进行或耍心眼一切事儿,当事儿过去式就要它以往。享有一切如佛性的呈现,让一切与其所然。”
生意人猛然一目了然佛性之所属,因此明心见性了。此后,他已不珍惜手工雕刻的超级偶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