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姓名与知名度

你有了你的生命观,是我我的人生观,我不会干预你。要是我可以,我也影响你。假如不可以,那我也认输。
————————————————————————————————————————

蒋扬钦哲旺波到中老年时就决策已不离去他的房屋,想要剩余的時间一个人闭关修行修禅和祷告。“从今以后,我将已不越过这间房屋的门坎!”他再三地发过这一承诺,接着把他的靴子交到侍从,使他丢到周边的河中。
两年后的一个早上,这名具备大神通的文殊怙主一反常态地交待侍从要热烈欢迎全部要来拜会他的人。

那一天傍晚,一个隐名的漂泊乞讨者径自走入了钦哲仁波切的个人住所,将他自做的破挎包重重的放到厨房橱柜上。“我见涅顿,快使他来见我!”他这般规定着。

这一破衣烂衫的乞讨者确实是太过分了,胆敢大呼她们高贵上师的小名。侍从们听后大怒,完全忘了上师的嘱咐。她们指令乞讨者赶快离去:“上师已经禅定中,没有时间见你,改天再来吧!”

哪个乞讨者尖刻地说:“他如今越来越伟大了,连当时一起相互共享奶酪的盆友都不认识了。他的门坎也变高了,我连他的侍从都不过关。来看我还是回去吧!别在这儿消耗我珍贵的時间了。”说着,就离开。

这时候,侍从们忽然想到钦哲仁波切不寻常的交待。她们赶忙追逐哪个乞丐,向他了解名字。愤怒的乞讨者早已上道了,他头都不回地回应道:“乌金!我是乌金!回来告知大家高傲的师傅吧!”乌金是莲花生大师的姓名,也是巴楚自身的姓名。就是这样,侍从们眼巴巴地看见乞讨者消退在山坡中。

那天晚上,钦哲仁波切向侍从了解大白天是不是有些人来见他。一个侍从回应道:“只有一个叫乌金的老乞丐来过,他粗暴地污辱了您的姓名,被大家赶跑了。”
钦哲仁波切从坐位上一跃而起。
“哪些!大家把他赶跑了?”上师高呼道,“那是我的同门巴楚仁波切!还不悦去把他帮我请回家!”上师发火了,胡须都翘起了。

这些惭愧的佣人,一个个红了脸,历经悠长疲惫的寻找后,才在峡谷远处的森林中寻找巴楚的军帐。佣人们对他顶礼,并值此深深地的歉疚,请他到师傅那边坐客。
巴楚哈哈大笑着说:“回来告知哪个臭小子,我都忙着修禅,没空去交际。”它是这俩位杰出角色最后一次立即的触碰。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