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巴楚仁波切的女性

你要用心存善念和柔和的心态,将你的不满意与憋屈说出来,他人就容易认可了。
————————————————————————————————————————

一次,巴楚仁波切去藏东札竺喀北部勾娄的草原行脚,半途遇上一个可怜的女人带著三个小孩哭成一团,原先小孩子的爸爸不久被一只极大的红熊咬死,母女四人变成露宿街头的人了。

巴楚听完这一悲剧女性的诉苦,心里油然冉冉升起了大心存善念,他善心地了解她们无依无靠即将去哪里。女性向眼前这名破衣烂衫、一脸尘土的乞丐诉苦完她凄惨的遭受后说:“我务必到札竺喀去为我们的孩子们行乞食材。那边将举办一场盛大游戏的水陆法会,乞食应当非常容易些。”
“哎哟!路程确实是太漫长了!”巴楚一脸焦虑地讲到。
然后,巴楚又提议道:“你别自己离开了,总之因为我顺路去那边,沿路能够 帮你一些忙。别再犹豫了,我们一起走吧!”

她们互相照顾着离开了好久好久。大白天,巴楚将一个孩子背在身后,妇女怀着最少的,年纪较大的小孩徒步跟在身边走。来到夜里,她们就睡在星河闪动的星空下,巴楚一般 会把一个或两个小朋友放进他旧羊皮袄的隔层中,妇女则照料别的的小孩子。每日早中晚她们都用营火来提前准备茶食。

道上往日的旅者都把她们作为乞讨者来对待,没人了解这一身背小孩子、行色匆匆的乞丐真正的真实身份,更别说这位沉醉于丧父之痛、一脸眼泪的小寡妇了。巴楚和寡妇沿线到村庄中乞食,她们讨得了充足多的炒青稞粉、黄奶油、野牦牛干奶酪和酸乳,赖以生存维生。
她们一路奔忙,总算赶到了札竺喀。
一到这儿,她们就分别分离出来乞食了。之后,巴楚好像越来越一些不开心,因此妇女就向他了解言行举止出现异常的缘故。
“没有什么,我一些事儿要申请办理,但是大家的闲言闲语使状况越来越一些槽糕。”
“大家都说什么了?您会有什么事要办呢?是在这儿吗?”妇女诧异地逼问道。
巴楚不愿多讲哪些,仅仅简短地回答:“没有什么,大家回去吧!”

当她们赶到小山坡旁的一座寺院的附近时,巴楚忽然停住了步伐,回过头来来对妇女说:“我务必到寺院里去朝拜,过几天你再说,我能在那里等着你的。”

它是妇女内心最不愿听见得话,这时她早已习惯这名新伙伴给与的柔和、安祥、自得的氛围,自打与巴楚同行业后,一种没法言喻的平静和开心渐渐地恢复了她心里的悲伤。

她一些抱怨地说:“不要再说了蠢话了!大家還是一起走吧!您一直都很友善,千万不要抛下大家!我们可以完婚,那样最少我能跟随您,获得您的维护和宽慰。终于明白为何,可是我认为跟您在一起很快乐!”但是,这名上师早已作出决策,他果断地说:“它是难以实现的。我只是竭尽全力地协助你,但是大家的闲言闲语早已帮我产生了非常大的不便。大家务必分离几日,过些时日再到寺庙里要我吧!”巴楚踏着坚定不移的脚步踏入了山坡,将妇女和小孩子留到山下乞食。

第二天,全部峡谷都传播着振奋人心的信息:“证悟的上师巴楚仁波切早已抵达了,他将开示《入菩萨行论》!”听见这一信息后,全部虔敬的教徒都急匆匆赶来寺庙里,并且用野牦牛载满食材和补给品及其户外帐篷等物,提前准备做长期性的滞留。

山下的小寡妇也听到了这一信息,她和大家一样兴奋。她想:“这般杰出的上师到来,更是我愿亡夫之名做功德的最好是机遇。”因此她托着三个小孩赶忙地赶来寺院,并将行乞来的食材手拿着作为供奉。

巴楚仁波切抵达寺庙后,他嘱咐众僧说:“把大家供奉我的所有食材都放到一起,是我位顾客没多久就需要来临,会必须这种物品的。”平常巴楚从不接纳供奉都不聚敛一切財富,这一次知名的上师却一反常态,令众僧们十分诧异,但她们還是恭恭敬敬遵循他的标示去干了。

小寡妇赶到以后,在群体的边沿找到一个位置,这儿离上师的法座太远,她细心地倾听着巴楚叫法,却沒有认出来他来。直至当日的水陆法会完毕,全部结行的祈祷文和福报回向都唱诵完后,妇女迈向法座前接纳上师的扶持时,她才一脸诧异地发觉她的旅游伙伴已经仁慈地对她笑容。
这一诧异的小寡妇毕恭毕敬却又一些惶恐不安地恳求上师宽容,“原谅我的得罪,让您背我的小孩子,还向您提婚。”她哭着说。

巴楚仁波切笑了,宽慰她不必担心。随后向仆从说:“就是我的顾客,是她给我赶到这儿的。把放到一旁的鲜奶油、奶酪和别的的物件都给她,她必须协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