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牛粪供奉

不用过多的聪慧,心诚则灵。一颗全透明的心所传出的光,能够 透过凡俗那道冷淡的墙。
————————————————————————————————————————

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一向深居简出,但他迫切需要真实掌握他的臣民的具体日常生活和心里的念头。但是只是从西藏布达拉宫——他的象牙之塔里向下望拉萨市,是没法真实掌握她们的心愿和要求的。

因此,这名西藏自治区的政教领导者决策开展一次微服私访。他扮成一个朝圣者,用一顶有长绑带的遮阳帽遮挡住脸,就独自一人徒步考虑了。他密名到过很多地区,放眼望去大家都把他当做一般的朝圣者对待,压根没人会想起他便是活佛,由于绝大多数的西藏自治区人都未曾见过他的容颜。

一天,格桑嘉措在卫地的南边,挨近阳卓的盐湖,偶遇了一位牧羊。阳卓巴(藏族人常用,指来源于阳卓的人)激情地邀约这名独走的旅者来自身的户外帐篷留宿。第二天一早,顾客告知这名目不识丁的牧羊,假如未来他去拉萨朝圣,一定要到格桑嘉措的房屋里坐客,在那里能够 获得激情的招待。格桑嘉措再三向牧羊确保,那间房屋很容易寻找,由于在拉萨市城内无人不晓他的名字。接着,两个人便友好地各自了。

两年后,这名牧羊去拉萨朝圣,那就是一个悠长而又艰难的旅途,他一路祷告叩首,历经几个月之久,才赶到拉萨市。当这一朝圣者置身西藏布达拉宫前的大城市广场时,应对自身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城市觉得十分孤独和茫然。
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两年前格桑嘉措告诉他得话,便操着家乡话土腔,高声叫道:“谁能告诉我,格桑嘉措的房屋在哪儿?”

话刚说完,2个强悍的兵士马上拘捕了他,并将他关入了监狱。大家是不容易坚信这一农村人曾获得她们高贵的西藏地方宗教信仰领导者的邀约的,这一农村人也搞不懂,为何自身问了还怎么组词“格桑嘉措的房屋在哪儿”便导致了牢狱之灾。

农村人在众目睽睽下当众大声喊叫活佛姓名的信息,迅速传入了七世达赖喇嘛的耳朵里。格桑嘉措获知这一乡巴佬的窘境后,马上嘱咐人请他回来。

牧羊从土牢里被带了出去,他一脸疑惑、谨小慎微地越过成千上万台阶,赶到耸立巍巍的宫廷,进到像迷宫般的内庭穴。当他赶到西藏地方宗教信仰领导者室内的大门口时,便低下头立在那边,惶恐不安地等候口头传唤。
这时候,七世达赖喇嘛正耐心地等待他的顾客。格桑嘉措坐着绮丽的法座上,一条铺着精致毛毯的排椅正等待着宾客的光顾。

当阳卓巴将脚踩入室内时,他真是不相信自身的双眼,张着大嘴巴诧异地说不出来话来,但他机敏地抑止着兴奋的情绪,没去了解主人家赫赫有名的真实身份。他进到那间个人的接待室,按照民间风俗,向七世达赖喇嘛行了三个跪拜礼,并奉上一条乳白色的哈达,随后提心吊胆地坐着主人家的对门。

格桑嘉措亲切热烈欢迎他的老友,招乎他坐着那张铺着绮丽毛毯的排椅上。阳卓巴几乎也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丝毯与五彩的绮丽锦缎,不断招手说:“让一个微不足道的牧羊坐着本尊的法座上不是吉祥如意的。”他对笑容的七世达赖喇嘛作出了这般的表述。

这一天确实阳卓巴左右扫视了一番房间内的装饰设计,不断赞美,他又然后说:“尊重的格桑嘉措老朋友,你坐着那麼高的锦垫上,要我想到了爬在最大的悬崖峭壁上的蓝羊,你是怎么上来的呢?”格桑嘉措笑容地看见这一天确实牧羊,眼中放满了大慈大悲。

然后,这名沒有圆滑世故的乡巴佬刚开始对他盆友冰冷的木地板表明了关注。“你的豪宅别墅尽管华丽,可是太冷了,但是不必担心,是我方法。”阳卓巴向主人家确保说:“我一返回阳卓湖,就立刻运一车牛粪来铺你的木地板,大家那边再苦的人木地板上也铺着干牛粪。”听见他得话,这些庄严肃穆的侍从和博学多才的老老师们都笑出眼泪说话来。七世达赖喇嘛却很诚心地接纳了牧羊的供奉,并文明礼貌地问着阳卓巴的居所、亲人、身心健康和在旅途所碰到的难题。

在共享了相互很多趣味的逸事和朴实的小故事后,阳卓巴站了起來,由于他还想起拉萨市别的的胜地去朝圣。他想起拉萨市的中间集市去逛一逛,给老婆和小孩买一些礼品带回家。更何况,他盆友绮丽冰凉的客厅也使他觉得很心里不舒服,对他质朴单纯性的爱好而言真是是太过奢华了;对于平静与舒服,他宁愿留到家里与一片羊群白头偕老。

七世达赖喇嘛问阳卓巴必须什么来做彼此之间互敬的证物。阳卓巴对屋中的老古董、镏金的佛教法器、绮丽的画轴、挂在墙壁的丝刺绣、河马牙、珠宝首饰、银饰或翡翠玉看也不看一眼,仅仅十分羡慕嫉妒地盯住格桑嘉措的发鬓。
他细声地问道:“有鲜红色的气球花吗?我觉得在头顶梳个髻用它来绾秀发。”他期盼将秀发梳得井井有条,如同朋友格桑嘉措的一样。

七世达赖喇嘛随后同意了这一单纯性的恳求。他把这个质朴的盆友招到眼前,用自身清静无染的两手将阳卓巴那头久未清理、满是跳蚤的秀发编好,盘到一个顶髻,在自身黝黑光亮的发鬓上取下一条鲜红色气球花,亲身替他扎上。
七世达赖喇嘛扎着2个顶髻,每日早上都由毕恭毕敬的佣人用红飘带绾起來。此次,他只是在牧羊不光滑系结的头顶绾了一个髻。

阳卓巴兴高采烈地告别离开,仍然不清楚主人家真正的真实身份。这么多年过去,高贵的七世达赖喇嘛还常常述说他从“阳卓巴老朋友”那边听说的的成千上万趣事。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