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斐波杰(1079-1153)

塔斐波杰(1079-1153),生在西藏自治区塔波涅地域(今隆子县)的斯瓦隆村,大家族为尼瓦氏,是那时候塔波地域的知名宗族,父名尼瓦·杰布噶,母名叫学漠萨伽江。塔斐波杰从小苦学人世间诸大学问,对医药学尤其很感兴趣。他早前依次拜见印尼、缅甸和汉地、藏地很多名中医,学习培训医学,变成知名的医师。他有尚闷那巴、珠马哈拉杰等医药学传承,并有医学经典著作流传后世。

据载,塔斐波杰在十二岁时娶媳妇,生有一男一女。悲剧的是,一场恐怖的疫情抢走了两个孩子的生命,没多久老婆也过世。此后,塔斐波杰觉得時间诸法毫无价值,心里造成了真正的出离心。因此,到25岁时,他从噶当派善知识夏瓦岭巴遁入空门受比丘戒,取名字索朗仁钦。也是有说塔斐波优秀家以前就依止夏瓦岭巴等上师学习培训佛教。无论如何,塔斐波优秀家受比丘戒后,像爱惜性命一样护持比丘戒条,变成典型性的尊者。他从甲·堆瓦增巴钦布等噶当派上师学了“噶当六部经论”和戒条等;从善知识宁茹巴受菩萨戒,此后广作六度和四摄法等观音菩萨行,变成当之无愧的大观音菩萨;从善知识宁茹巴、佳日瓦、贡喀瓦,听到了《入菩萨行论》、《中观理聚六论》等大论和教授;从甲·堆瓦增巴钦布,听了《律部经》、《三摩地王经》、《瑜伽师地论》等显教经论,并广作思修,变成一个大专家学者;从佳日瓦等噶当派诸上师,学了阿底峡的全部专家教授,并以“三士道”的道广论多方面实修,得到《菩萨十地经》、《金光明经》等經典中常说的获十地之认证;从亲老师芒域瓦和嘉云达等听了《胜乐金刚》等父续和母续之灌顶专家教授。

塔斐波杰到30岁时,即1110年,一个不经意的机遇听见三个乞讨者的讨论,在其中一个说:“要羡慕嫉妒就应当羡慕嫉妒致尊米拉日巴,他的饮食搭配由空行母送过来,他能像鸟一样在空中飞行。”塔斐波杰遂对米拉日巴造成了无尽信念,决策前往拜访。当塔斐波杰去拜访噶当派诸上师时,她们都说:你一定要去见哪个瑜伽健身旅人还可以,但千万别丢掉大家的传规。而当是热穷巴曾问米拉日巴:将谁来继承法系?米拉日巴说:“我的魔王寨并不是由步衣旅人来承继,只是将由比丘来承继。”他还唱了授记塔斐波杰的歌,派人前往迎来塔斐波杰。

塔斐波杰在后藏扎西岗地区看到米拉日巴,向他奉上金子和茶。米拉日巴说:“金子不符合我意,我又沒有泡茶的炉灶,還是你自己存着用吧。”米拉日巴将装满酒的颅碗拿给塔斐波杰,指令他喝了。塔斐波杰因受到比丘戒,迟疑了一会儿,最后還是喝得一干二净。因此,米拉日巴评定塔斐波杰便是自身法脉之继承者。

米拉日巴了解塔斐波杰曾获得过哪些的灌顶、专家教授,有什么认证。塔斐波杰详尽地禀告了曾获得过《胜乐金刚》灌顶和噶当派专家教授等状况,并说自身已得到七个白天黑夜不行为不端的三摩地。米拉日巴开怀大笑,说:“色界和没有颜色界的万界能入定一大劫,但与成佛无利,如同挤压成型碎石子出不上油,仅有压榨油籽才冒油一样。再聊,噶当派仅有专家教授,沒有窍门。藏族人执迷不悔,不许阿底峡讲说密咒,要不然如今西藏自治区铺满造就者。”塔斐波杰又明确提出积资粮、即转化成佛等层面的疑惑。米拉日巴说:“供奉三世诸佛比不上供奉上师一汗毛福得大。实实在在地修证上师的专家教授,最有福得。”又说:“一个对今生沒有一切依靠的徒弟,向达标的上师求取专家教授并持念持续,那麼,最好是的能即转化成佛,差一点的能在临死或中阴成佛,最烂的也可以在七到十六人世间获得摆脱。”

师生两个人的会话看起来平时,实际上包括很多內容。第一,对于那时候存有的学法务必缴纳较高培训费的恶习,米拉日巴拒不接受塔斐波杰的供奉,借以点化塔斐波杰看透世间法,消除我执。第二,解决了塔斐波杰在戒、定、慧三学层面的疑难问题。显教十分注重三学,觉得戒生定、定生慧。可是,戒和定终究是方式,而不是目地,假如把戒和定作为目地,固守枯坐,对成佛有利有弊。因而,可否解决好这三者间的关联尤为重要。米拉日巴迫使塔斐波杰喝酒,又彻底否定其禅定时间,使塔斐波杰从持守戒条、迷恋禅定的固执中解放出来,从而使其见地和修证人生境界快速升高到新的高宽比。第三,密法无非供奉和造就二类法,修供奉法的目地是累积资粮、增福得。米拉日巴让塔斐波杰撇开繁杂繁杂的供奉修法,另外注重了视师如佛、视师胜佛的见解。第四,显教不讲即转化成佛,而密教则注重和追求完美即生即身成佛。塔斐波杰学于偏重于显教而谨慎发扬密教的噶当派,对“即转化成佛”这类重特大的基础理论和实践活动难题有一定的触碰,但不曾深层次研修,不知在其中堂奥。米拉日巴清晰地对他说:要是按上师的专家教授持念,一定能即转化成佛。这确立了学佛修法的目地,而且再一次注重了上师的强大功效。有关阿底峡尊者为什么没有西藏自治区广弘密教的难题,学界的见解能够说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米拉日巴觉得,阿底峡熟练密法,是得造就者,他往往对教给密法持极为谨慎的心态,是由于遭受那时候西藏自治区佛家客观条件的限定。这一见解不但诚恳,并且切合实际状况。

总而言之,因为塔斐波杰在显教基础理论层面具备浓厚而扎扎实实的基本功,米拉日巴在沒有对他再作一切训炼的请况下,在修禅定、积资粮、即转化成佛等层面向塔斐波杰全方位潜移默化了自身的观念;在认知能力和修证空性层面,对他作了很多自心即佛的教育后,教给了《脐轮火》和《大手印》等殊胜密法。《贤者喜宴》中,详尽地记述了米拉日巴在鉴别证量之真假及其待人接物为人处事层面给塔斐波杰的教育,其語言通俗易懂,內容深遂句句戳心。

塔斐波杰依止米拉日巴13月后,遵循上师的标示前去前藏弘法利生。他最开始驻锡在涅地域的色瓦龙寺。这里噶当派佛家弟子占多数,塔斐波杰受形势所迫,也帮她们做法事,言行举止言谈举止也随噶当派,因此其禅定稍有退失。之后,他下定决心持念,三年不曾离去座垫,疏通诸法自性,始知米拉日巴并不是一般造就者,只是真正佛,心里造成无尽景仰。依据上师的叮嘱,他又到沃卡沃代贡杰大雪山修习了六年。1121年,塔斐波杰赶到岗布山,建造塔拉岗布寺,广招弟子,旋转法轮。他开创了噶当派道广论和噶举派大手印紧密结合的塔波噶举派,名噪一时。《达隆教史》说:“这名尊者(即塔斐波杰)的神祗有胜乐、佛母二谛面、俱母亲等三生起广论本尊;金刚手、马头明王五尊、白度母等三除障神;札谢姊妹、阿巴热兹达、咒主等三护法神;有献曼札、诵念、施朵玛食子等事部三法;生起广论、脉风、双运等四时持念的三法;光辉、往生、梦幻2等夜时持念的三法;不干净幻身、净幻身、风心无别等昼时持念的三法;合和往生、大手印、俱生合和等平常持念的三法。”

塔斐波杰居住岗布寺,他在讲经说法的另外,勤修之上常说的本尊和密法,现证大手印人生境界,显示信息诸多大神通。针对教育再学,塔斐波杰并不局限于上师的风格,只是开辟出自身与众不同的设计风格。《青史》说:“致尊米拉日巴不把大手印和便捷道分离教给。而塔斐波杰对堪为密教学器者开示便捷道,向未受灌顶、堪为显教佛教法器者教给显教大手印。作《俱生和合引导次第》,尊称塔波证法。”在过去的经论中,十分注重上师和徒弟的规范,但塔斐波杰觉得对徒弟不可以规定过多,要是对上师和教学有毕恭毕敬信念就可以了。他对徒弟一视同仁,使这些愚痴、贫困和犯法的人都能获得大手印证悟。塔斐波杰的后半辈子以持念大手印主导,长住于心的自性空性中,并劝诫后代要像棉絮一样释放压力诸识,无修的心就是佛,上师本住自心。塔斐波杰于1153年坐化,寿终75岁。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