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故事:尘尾书镇,参破循环

轮换存亡中,无倏忽少息,犹复熙熙如登春台?曾不知道佛与观音菩萨,而为悲痛而惨目也!——清·彭际清修行人

东晋时,昆仑山脉上有一个释昙谛,俗家姓康,原是康居人氏,在汉灵帝时,全家老小迁到我国。昙谛的妈妈黄氏,在一天睡午觉时梦到有一个佛家弟子叫她“妈妈”,并在她身旁学会放下一件尘尾和一件铁书镇。黄氏一觉醒来,发觉这俩件物品都放到身旁,此后她就怀了孕,之后生了一个男孩,便是昙谛。

昙谛五岁时,妈妈把那俩件物品交给他看,他说道:“它是秦王帮我的。”秦王,指的便是姚苌。妈妈说:“即然是秦王让你的,你当时把他们放进哪儿了呢?”昙谛说:“我不会还记得了!”昙谛在十岁时便遁入空门了,他细读佛书不用教师非常的指导,领悟力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之后昙谛追随爸爸赶到樊邓(注:古地域名,为秋春樊国、邓国的旧址。在今湖北襄樊市及河南邓县一带,自古以来为战略要地),巧遇陕西关中的僧。僧在后秦时,以前做了姚兴的国僧,我国的僧官都以僧为先。当昙谛第一次碰到僧的情况下,他还没有封号为国僧,但是他早已一些威望了。昙谛一看到僧,立刻叫道:“阿上!阿上!”僧瞪着眼睛一看,原来是个小孩子在大吼大叫,因此发火地说:“哼!这个小孩儿,也敢叫老纳的姓名吗?”昙谛说:“我认得你,你本来就是我的小和尚,摘菜时以前被山猪咬过。现如今一见到你,不知不觉中失音叫了你的名字.。”僧以前做了弘觉法师职业的徒弟,当时为众僧摘菜时确实被山猪咬过,仅仅他把这件事情忘了。昙谛的爸爸将这一件事的姻缘告知了僧,另外也把他怎样投胎转世、妻子如何做梦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僧说个搞清楚。说完以后,又把铁书镇和尘尾交到僧看,僧方可觉悟,涕泗交流地说:“原先您简直弘觉法师职业啊!法师职业曾为姚苌讲谈过《法华经》,贫僧那时候做都讲,姚苌的确用这俩件物品供奉他。现如今时过境迁,简直叫人有感而发啊!”僧掐指一算,当时弘觉法师职业坐化之时,更是昙谛妈妈缱绻这日,又想起法师职业往日的诸多益处及其自身摘菜被山猪咬到的情况,不知不觉中十分哀痛。如同《兰亭序》所言:“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曾不临文嗟悼,不可以喻对于怀!”

昙谛自小就很聪慧,阅读文章经卷过目难忘,这明晰是前世产生的。来到晚年时期,他赶到吴中虎丘寺,解读《法华经》、《大品经》、《维摩经》及其《礼》、《易》、《春秋》等儒家经典著作。昙谛善作文章内容,有六卷书流传后人。他本性喜爱林泉青山绿水,在昆仑山脉上居涧饮用水,如果是二十多年。刘宋元嘉(公年424-453)末期,坐化于山间草庐,寿终六十多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