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故事:佛光普照,泽被一切众生

陆亘医生问南泉高僧:“家里有一片石,时坐,时卧,欲镌做佛,能否?”高僧答:“可。一片石即一座佛,一座佛又即一片石,只不过是一片心。”——佛家禅语

晋代穆帝永和五年(公年349年),广州市有一个富豪租了一艘船,装车一批游客,提前准备由湘江驶向湖北省的江陵。全部游客都到了船,但是還是有很多空闲的坐位,生意人准备多拉拢好多个游客再起锚。这一天夜里,大家都睡觉了,隐隐约约听到有些人来搭船的响声。天亮以后,许多人盘问昨晚情况,发觉并沒有什么样的人来搭船,可是船的载货量竟然加剧起來。大伙儿不晓得是啥原因,都不免有些猜疑,哪个生意人也觉得一些怪异,又听闻此处经常有古怪的事产生,只能嘱咐梢公们解缆开航。船行到中途,悲惨遭遇了大风大浪,好几艘船都葬身水下,仅有生意人这艘船一帆风顺,迅速就来到到达站。船泊近江陵岸上滞留留宿,夜里仿佛有些人漏夜离船成功。来到第二天清晨盘问情况,大伙儿都说自身昨天晚上都会入睡,谁也没有离开,但是船的载货量居然平白无故缓解了许多 。

这一天江陵城内发生了一件怪事,在城的北门口,不知道从哪里运进一尊佛象,高有七尺五寸,连头顶的焦距及其脚底的王座,一共有一丈一尺多高。大司马桓温听见这一件奇事,赶忙赶来此处,冲着佛象叩头星期。江陵周边的寺院竞相派人迎请佛象,但是耗尽人力资源,都没法拉走它。

话说三年前,江陵有一个全名是滕畯的人,在长沙市做刺史,以前把自己的住房布施出去,改造成寺院,并起名叫长沙市寺。他又亲身去请道安法师来长沙市寺当主持人。道安法师对徒弟昙翼说:“湖湘地域的人很有善根,早已要想皈依佛家,你来造就她们吧!”因此,昙翼就领命南进。昙翼来到荆州市,主持人建造了寺院和僧房,工程项目历经一年多的時间才准备就绪。万事具备,仅仅缺乏一尊庄重的佛象。昙翼内心说:“阿育王健在时,造了很多佛象,但凡有缘分的地区都是有佛象敬奉,要是大家有真诚,一定会请到佛象。”此后他更为虔敬向佛。当听见江陵城边发觉佛象时,昙翼极为开心地说:“这一尊佛象,必然是大家长沙市寺的!”因此昙翼就带著好多个徒弟抵达北门口,冲着佛象焚香礼拜,发愿要求,最终仅用三个人就把佛象扛回家了。长沙市寺的众僧和周边的住户莫不欢声开心,每日都是有不计其数的人来星期佛象。

晋孝武帝太元年里(公年376~396年),殷仲堪做荆州刺史,有一天晚上他前去长沙市寺,一名护卫告诉他:“刚刚有些人在这里历经,我询问动态口令,他不回应;又问起名字,都不回应,我害怕是刺杀成年人的内奸,就一刀砍了以往,殊不知‘乓’的一声,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尊佛象。”殷仲堪天明后去查询,果真看到佛象的胸口有一道刀纹。

就在这时候,西天竺罽宾国有制个叫伽难陀的高僧,从西蜀赶到荆州市,赶到长沙市寺后,便去星期佛象。伽难陀高僧一看到佛象,便咨嗟哀叹,昙翼问他说道:

“高僧!不知道任何这般忧伤?”高僧说:“这尊佛象本来是天竺国的,二十多年前,突然不知所终,想不到它竟然在这儿!”因此便向许多人述说了过去的历经,昙翼发觉佛象出現在城边的年月,果真与西天竺国丧失佛象的時间彻底相符合,佛象焦距身后,还用梵语写着“阿育王造”等字眼。

一日,昙翼生病,佛象常放的光十分黯淡,已不像之前那般大放光辉。昙翼对他的徒弟说:“佛象显现出的光辉那麼短,明晰是在预示着我的病不容易好啦!”不如十天,昙翼便坐化了。

这时候沈悠之任荆州刺史,他最初不相信佛教,很多裁掉僧尼的总数,长沙市寺原本有一千多个佛家弟子,被逼还俗的有百余人之多。这使大家都慌乱起來,每个人而为这哀痛哭闹。长沙市寺的佛象,一连五天都出汗不仅。沈悠之听见信息后,召请得道高僧玄畅法师职业盘问情况。玄畅法师职业说:“凡有不祥之兆的事儿产生,圣贤都是事先了解。现如今佛象出汗,大约是由大檀越不信佛教引发。”沈悠之惶恐不安地问道:“法师职业何以见得?”玄畅法师职业说:“这种全是源于《无量寿经》。”沈悠之即时西天取经查询,经中果真有这种话,因此他从此害怕限定僧尼遁入空门了。

南齐东昏侯永元二年(公年500年),建工王萧伟指使人砸烂武汉的佛象改铸铜币;东昏侯又粉碎了瓦官寺的玉佛,用玉块给潘妃做玉钗。这种轻慢佛教的罪行激发了镇军大将萧颖胄、荆州刺史萧衍、南康王萧宝融的强烈不满。那尊长沙市寺的佛象一日自主摆脱殿外,即将陷泥里的情况下,被2个佛家弟子发觉了,佛象又全自动回到殿里。这件事情与往日释迦佛升高龙宫为他的妈妈叫法,回到世间时,由优填王所造的佛象全自动向前迎来,一样神异。

三年以后,东昏侯失国,锦绣山河为梁武帝萧衍全部。

梁武帝天监(公年502~519年)末期,长沙市寺的主持人道岳,偕同一个修行人来塔边消除野草,她们刚开启佛殿的门,就看见佛象绕着佛龛不断地走动,道岳赶忙叩头星期,并嘱咐哪个修行人不必对外开放人说。一次,道岳请大斋,四处的僧尼齐集长沙市寺,想不到佛象竟全自动走过来报名参加。

梁武帝萧衍是一个虔敬的佛教信徒,他频繁要迎请佛象,也没有取得成功。来到中大通四年(公年533年)三月,梁武帝外派白马寺的佛家弟子僧琎,及其高官何思、王书等,产生很多花香、贡品,另外又发露他的至真诚,这一晚佛像放光,好像同意了出来。但是来到隔日早晨,在迎请佛象时依然没法请动。梁武帝只能再度派人要求,佛象才同意。佛象被请走的那一天,很多僧尼道俗都来送别,一直送至湖边。三月二十三日,佛象抵达南京市,在离城也有十八里的路途的地区,梁武帝亲身摆驾出城迎来。佛象沿路冒光,不断持续,不计其数的老老少少,都竞相亲眼看到这神异变幻莫测的佛象,那时候的南京城都是万人空巷,繁华十分,僧尼道俗、军警民人等,莫不鼓励庆祝,感慨荒诞不经、闻所未闻的盛会。佛象最先被请入皇宫,接纳皇上和文武百官的毕恭毕敬,皇妃贵人相助及百官眷属,各个斋戒沐浴,期待获得佛象的青睐。那样的大场面能够说成庄重无比,史无前例。三天以后,梁武帝亲身主持人无遮大会,准备极好的斋饭,接待八方的僧尼四众。这一交流会一连举行了二十七天,随后将佛象恭送至同泰寺;这一晚,佛象又大放光辉。

梁武帝在同泰寺正殿的东北方修建佛殿三间,用七宝做成的帐座,正中间一间敬奉佛象;又叫人锻造金、铜观音像两尊,侍在佛象的上下。在正殿周边,劈山凿石、挖水筑池;在殿前两侧修建飞桥梁护栏、亭台楼榭;还专业工程建筑一座重阁,三面如意,极为工巧。工程项目完工,梁武帝圣驾亲身赶到同泰寺,举行一个讲经水陆法会,当他抵达敬奉佛象的瑞像殿时,佛象即时释放光辉,在佛光的映照下,竹树青山绿水、亭台楼榭,统统变成了金黄色。

梁简文帝二宝二年(公年551年),长沙市寺的佛家弟子法敬把佛象从南京金陵同泰寺迎返江陵,送到长沙市寺。一日,长沙市寺遭受火灾事故,全部寺庙都火灾弥漫着,火花从四面并拢烧来,大家都去救治佛象,本来必须一百人之上才可以挪动它,但是这一次仅用六个人就把佛象运出了。

来到随文帝开皇十五年(公年594年),黔州刺史田宗显来长沙市寺拜佛,佛象即时冒光。因此田刺史立过愿望修建正北方正殿十三间,物品夹殿九间。那时候工程项目所需木料,从山顶砍掉以后便散放到水流上,逆流万里,无需人力管理方法,顺理成章地便会停靠在荆州市岸上。正殿当中,用沉香木做原材料,殿里边有十三副宝帐,四壁都以钻石珠宝镶成,极其庄重华丽。佛殿用檀香木装成,正殿的宝帐彩灯用纯金锻造,宏敞绮丽,纵横江湖。隋炀帝伟业十二年(公年616年),流寇朱粲四处搔扰抢掠,驻守在长沙市寺。这种流寇攀到佛殿的房顶,趾高气扬把箭射进城里。攻城的部队以求消除威协,晚间就把火箭弹射进佛殿,期待为此将佛殿烧平,使流寇丧失根据的地方,城内的僧尼道俗莫不担忧佛象会被损坏。但是就在这里一晚,佛象竟全自动爬过古城墙踏入城里,一直赶到宝光寺门口。

李世民贞观六年(公年632年)六月间,荆州市旱灾,本地高官真诚祷告,大都督应国公战士(武侧天鼻祖)迎请佛象,打斋供众,僧大家唱赞念经,举办七天的秘笈会,同城的普通百姓都立在佛象前,一心要求佛象大慈大悲。果真,天上逐渐阴云密布,一场大雨,水位数尺。大家为谢谢我佛慈悲,用金子再次装贴之佛象,并以花香幡盖布局圣殿內外,极一时之庄重庄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