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故事:国都名流,树林玄僧

给园支遁隐,虚寂养闲和。央视春晚群木秀,每关黄鸟歌。林栖修行人竹,池养右军鹅。花月北窗边,轻风期再过。——孟浩然《晚春题远上人南亭》

支遁法师职业雅号称为道林,俗家姓关,是陈留县人氏。他自小就会有天才儿童之称,称得上绝顶聪明。支遁法师职业初到京师时,备受太原市的王蒙注重,觉得他领悟玄理的功底,没有王弼之下。那时候被称作“zte中兴第一名流”的卫玠早已病故,陈郡的殷融因此经常悲叹痛惜,觉得论精神实质、韵致,从此难求卫玠那般的人了,但是当他见到支遁法师职业时,便高呼卫玠再生。由此可见支遁法师职业的聪慧俊美与卫玠旗鼓相当,全是博学多才的绝世角色。

支遁法师职业的家中世世代代信仰佛教,他自小就备受佛教的陶冶。少年时,归隐杭山,专业科学研究佛家经典,多年以后,变成一欣然独拔、矫矫不群的佛家德盛。他在二十五岁的情况下,宣布皈依了佛家。支遁法师职业擅于讲经说法,经论里倘有疏忽和不正确的文本句子他都能找出去并将其添充和纠正。那时候的大政治家谢安正归隐于东山岛,为王公贵人所青睐,大家都期待谢安可以出去定国安邦,一句“太傅出不来,如苍生何”的至理名言,广为流传千载。以谢安之于诚,一听见支遁法师职业来临,就迫不及待地去跟他相处,对他十分青睐。支遁法师职业为人正直潇洒,坐坛讲经,通常只标举仁义,不计入其他,拘于佛经的人便讽刺他才疏学浅愚昧,谢安却竭力夸赞:“林公叫法,好似九方皋相马,只看其骏逸是否,不计入其背毛是黑是黄。”他觉得支遁法师职业讲经,非常充分发挥最上层一乘的佛教,别的二、三乘的佛教,他决不商谈及的。

支遁法师职业与诸人谈大学问,通常巧舌如簧,一语中的。

一次,褚季野与孙安国探讨北方和南方人的大学问。褚季野觉得东北人的大学问,浓厚博大;孙安国觉得北方人的大学问,熟练简略。两人因此争吵不休,最终请支遁法师职业裁定,法师职业说:“圣人就别说了。自中等水平人下列,东北人念书,如立在显豁处观月,北方人的大学问,如隔着窗户看太阳光。”

他曾在白马寺和刘系之等一班名仕,探讨充符的《逍遥游》,名流们刻苦钻研感受,总不可以超过向秀、郭象的水准,而支遁法师职业却以佛理来表述,便看起来欣然单独,不同寻常了。刘系之说:“天地万物各适其性,就是消遥。”支遁法师职业辩驳说:“此话并不适当!夏桀、盗跖都以迫害性命为天性,照你的叫法,她们也算作消遥了。”此话一出,这里的专家学者名仕莫不佩服。晋哀帝兴宁市年间(公年363年)和简文帝咸安年间(公年371年),支遁法师职业以前2次奉诏进宫讲经,并与许询修行人协作,时尊称二人“支许”。简文帝对她们颇为尊敬,朝暮与她们讨论佛教。许询殁后,支遁法师职业决策回到吴郡的立支山寺,准备住一段阶段,以资静修。正好那时候谢安也在吴兴,他听见这一信息,便立刻寄信说:“我每天都会想念法师职业,如今听闻您要回剡山,我更为衷心期待。人生道路宛如逆旅,全部风流韵事酣畅的事都如过往烟云,只有尽早回归,才可以将我满怀积闷驱走。简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这里有很多名山大川蝶园,恬淡时可堪涵养,望您屈尊一游!”优秀教师谢安将支遁法师职业视作自身精神实质上的寄予,假若支遁法师职业不能让人尊敬,又怎么会使他这般倦倦舍不得呢?

那时候王羲之正巧在乌程,尽管他早就闻得支遁法师职业的名字,却对于此事不以为意,觉得这不过是一个穷僧人沽名钓誉罢了。之后支遁法师职业赶到剡山,二人第一次见面,王羲之劈头就问:“《逍遥游》必得闻乎?”支遁法师职业微微一笑,马上写成一篇千余字的文章内容,标明新的义理,词章华丽,促使王羲之披襟解带,读过又读,叹为千古奇文,因此请他方丈灵嘉寺,朝暮亲密接触。

支遁法师职业返回剡山后,便安身海航,远离尘嚣,感悟性命。他曾养过二只鹤,一直不舍得让他们飞走,便剪去其翎毛,鹤拍一拍羽翼,回过头看见破损的翅羽,一副难过的样子。支遁法师职业见到后说:“大家本来是四射的东西,怎能做愉快耳目的玩具呢?”等翎毛成长为,便将其排掉了。他就是这样悠闲自在过日子。

支遁法师职业有一个师兄弟称呼虔,专注于妙理,炉火纯青,一日突然去世。听见信息后,他在林间低下头彷徨数日,叹道:“钟子期人死之后,俞伯牙便将琴摔掉。汉宫秋月,知音难觅。法虔一去,再愚昧已,心里之情,郁积经久不散,来看因为我大限将至,日子很少了。”没多久他就生病了。病中他刚开始作《切悟章》,临终乃成,刚学会放下笔便咽了气。这一天是太和县年间(公年366年)四月四日。

再度重相逢,高士戴逵经过他的墓葬时,不由自主感慨道:“善言并未传远,坟间花草树木却已合抱粗。只愿林公绵绵不绝神理,弥久常存!”话刚讲完,但见树间有一只鸟展翅欲飞奔向高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