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浦寺

桑浦寺在拉萨之堆龙德庆县地区,坐落于县驻扎地西南、拉萨河龙洲湾的内邬托地区。寺院以倡导因明(佛家逻辑性)、争辩而出名全藏,在西藏自治区佛家在历史上占据一定影响力,是藏传佛教噶当派的关键寺庙之一,深受尊崇。

桑浦寺由阿底峡的徒弟俄·勒贝喜饶依据阿底峡的授记于1073年建立的,最开始称为“内邬托寺”,之后改成“桑浦内邬托寺”,后又改叫“桑浦寺”,是佛法教理的起源地。俄·勒贝喜饶极其崇信阿底峡的专家教授,终变成西藏自治区佛家中因明、观行、慈氏诸论的掌教。后桑浦寺以师生流传,使之发扬。寺内圣殿敬奉有很多佛象,也有雅绒俩位高手 (即雅楚·桑结贝和绒敦·玛威僧格)的茅篷、穿黑皮肤盔甲的护法神和洽巴大译师(原名却吉僧格,曾任桑浦寺第六任座主)的灵骨塔。

俄·勒贝喜饶是11世纪人(生卒年不祥),还称“大俄译师”。幼时时追随鲁梅十人群中的征·益西云丹遁入空门,后到康区向赛尊学法。1045年他与枯敦·尊追雍仲等返回前藏,在拉萨市周边建造了扎纳寺,讲经传教士。阿底峡到前藏后,他拜阿底峡从师学法,后于1073年创建了桑浦寺。尽管他与仲敦巴是弟兄,但他很尊敬仲敦巴,曾几回到热振寺向仲敦巴请教。他汉语翻译和修定过多各肯关因明的书本,因此 获得“译师”头衔。

俄·勒贝喜饶过世后,由他的侄儿俄·洛丹喜饶(1059~1109,还称的“小俄译师”)接任桑浦寺堪布。桑浦寺也在俄·洛丹喜饶的领导干部下获得了非常大的发展趋势。俄·洛丹喜饶18岁时他与热译师、年译师一起到阿里巴巴报名参加过孜德举行的“魔龙年水陆法会”,会议后获得孜德之孙旺秋德的支援到克什米出国留学达十七年之久,约在俄·洛丹喜饶三十五岁时(1093年)回藏。回藏后他又短期内到缅甸学习培训密法。他汉语翻译了许多 經典,变成那时候知名的译师。他在拉萨市、桑耶等地讲经,有徒弟两万三千多的人。在佛家层面的造就,俄·洛丹喜饶超出了他的堂叔大俄译师。他在西藏自治区全国各地解读“慈氏五论”及自续观行派的论典,其看法基础沿袭寂护师生之说。其对西藏自治区佛法较大 的奉献是汉语翻译详细介绍法称因明学论典,在西藏自治区开辟了“新因明学”传统式。之后还出現了他的转世投胎系统软件,因此变成昌都地区知名的格鲁派活佛。俄·洛丹喜饶的弟子中以卓隆巴比较知名。卓隆巴本名“罗追迥乃”,曾为很多显密经论作过注疏,并依据阿底峡的《菩提道炬论》写出《道次弟广论》和《教次第广论》。这两台书籍是表明噶当派教规的,之后宗喀巴由此撰写变成《菩提道次第广论》。

桑浦寺来到第六任方丈恰巴·取吉僧格(1109~1169)出任堪布时,在讲因明层面十分风靡。恰巴却吉僧格写了许多相关因明的经典著作。听说西藏自治区佛家各教派寺庙佛家弟子选用争辩方法学经,就是以他刚开始的。在桑浦寺极盛时,西藏自治区佛家派系徒有很多佛家弟子赶到这儿学习培训,在显教层面对西藏自治区佛家派系都造成过一危害,尤其是在因明层面,称“桑浦寺夏学”。大、小俄译师汉语翻译校改过很多的因明经典著作,并开展解读教给,藏族历史上称之为“新因明”(对玛·雷必喜饶,即洛穷所传的“旧因明”来讲)。历经恰巴·取吉僧格以及徒弟们的宣传策划,直至15世纪桑浦寺一直是西藏自治区授课因明的关键寺院。除此之外,般若(以《现观庄严论》以及注疏主导)、观行(以《入中论》注其注疏主导)等学也多由桑浦寺散播发展趋势,所以说桑浦寺在显教层面对西藏自治区佛家发展趋势以前起过关键的功效。

恰巴却吉僧格之后,桑浦寺分成上、下两院。在萨迦派当权时曾把该寺的好多个扎仓交由萨迦派所管。15世纪格鲁派盛行后,该寺也随别的噶当派寺院一起依次改宗格鲁派,变成为格鲁派的一座寺庙。后桑浦寺经历数次艰难困苦,损坏比较严重,近些年旧址周边刚开始修建了许多 房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