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麦彭仁波切

全知麦彭仁波切《释量论》全知麦彭仁波切,旧译宁玛巴高手 、全知麦彭降央南迦嘉措仁波切(1846-1912),祖系属天族(西藏自治区一皇室种姓),父名杰
·滚波达吉,母名穆波东渣仲羌玛,
于藏历第十四胜生丙午年(1846),在多康河(今石渠县内)旁的雅秋当羌地区问世。其堂叔喇嘛班玛达吉,为他起名叫麦彭嘉措。他自小对佛教就具有自信心,特别是在具足出离心、慈悲心及聪慧等大乘种姓之手,今此皆是难能可贵。早在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大士曾授记他将变成“发扬大圆满的太阳光。”在雪原藏地诸教派,共称全知麦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萨化身为。

全知麦彭仁波切自小就异于常童。六、七岁时已能记诵《三戒论》,尤其是,他在七岁这一年显著地著写了汇聚显密甚深精义的窍决藏《入菩萨行论》《入菩萨行论》《定解宝灯论》。十岁时,已能完满随顺的开展撰写诵念,并能自得地讲说和著作。十二岁时,住进寺庙,表面虽与一般僧人无有,但却以其品行、聪慧,遭受许多人的赞美,被称作小喇嘛聪明人。十五岁时,读诵《时轮金刚·韵律历算》数天,并祷告文殊菩萨,便完全熟练。在杰娘静处住十八月中,因修文殊语狮子座法,并造药粒之事,得到极殊胜的相对征相。他自己曾说:“从这时起,对显密、暗处之各种各样论典,一历经目,便能胜解,只需教学承传,而无须别人释解。”十七岁时,对星算之学,极其熟练而出名。
十八岁时,向前藏朝拜圣地,住格登寺一月,复往南岩朝拜,经过卡切河时,普普通通之境呈现为空乐证境的觉受,遂得暖乐数天。因而自愧是胜地扶持的原因。在北方地区道上于证境中,手上获得一部书,全名是《遍观大韵律晶镜》,这事的历经,他在书后页有详细描述。回到中途,朝见善知识劳·蒋贡旺庆杰绕多吉,闻受玛底白文殊之开许灌顶,另外修玛底工作,进而现前仪轨中常说的造就征相。此后聪慧如莲开敷。在华珠仁波切前,听到《入菩萨行论》中的聪慧品,仅五日,便能完全理解在其中的义理,之后著成知名的《智慧品释
·澄清宝珠论》,此论精义地分析反驳了外内诸宗的固执与错过,完满地选择开显了观行应成派到底了义的无所畏惧善说。之后,此论传到青海省、卫藏的黄教各大寺,各大寺遵从一些当权大管家的言辞,结合拉萨市三大寺众僧,而修大威德金刚“六十铁城”等威猛诛业,及“心经络回遮”等显密降伏法,然于高手 不但没什么危害,且使其知名度、工作较昔更增。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依止具宿缘的部主上师蒋扬亲哲旺波时,以财、侍、修习三喜亲密接触依止,上师视他为唯一的心子,恩惠玛底白文殊开许灌顶主导的一切共与不共法决。之后,上师近传了显密殊胜教典,与大密金刚乘的教传、伏藏传、聪慧净现等全部完善摆脱的法要,好似满瓶泻液般,所有教给。也有一切窍决、修法和立即的专家教授,也一并传付。除此之外,依次依止善知识蒋贡罗珠塔耶,研修申明《暂扎巴》,《水银烹炼》(医方明)等相互明论,与“寿主妙吉祥”等不共完善解脱法,又依止竹庆堪布班玛巴札等善知识,闻授显密明论等。总而言之,亲密接触了诸多善知识,听到了無量显密经论。
如果是具足闻法后,便多方面研修修习。他的聪慧,由其因無量世熏修之善根力,被上师的慈悲与扶持力之缘而再生故,以不违四依与四随顺智而悉能顺通善逝的全部深广教典。其自身聪慧明现,等同于清静虛空,并具足八大随顺智藏。
在依止善知识杰翁晋美多吉时,听到《般若摄颂》,闻后一月,即能为别人解读。在庞沙格西阿旺炯乃前,听到《入中论》时,只请上师念颂文承传,而不劳上师解读。承传以后,当日就将自解呈献。格西说:我虽居格西之名,然聪慧却不及你的一分。那时候很多眷属,皆开心赞美。在依止上师舒敦班玛闻受《慈氏菩萨地论》等诸论时,仅听承传后,立即便作众多详细的演说。如果是一切经、续、意疏之义,从其义海,当然排出。因而,在畅演浩瀚无垠经论的诸多专家学者中,义无反顾,如狮子王。其演说、辨论、注疏等均皆随顺,此乃大家都知道,无可厚非。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说:“我在儿时,现有很多新老派善知识为转法轮,除在华珠仁波切前听到聪慧品外,别的不曾广学,之后上师和本尊赏赐大德的原因,不需历经怎样艰难,全部經典,一经诵念,于其疏忽,均可了解。”

全知麦彭仁波切自叙他研修《释量论》时,在梦里看到一位天性是萨迦班智达、形相作印尼专家学者装饰设计的尊者,对他说:《释量论》无有不可以解悟的,仅仅破、立二种方法的不一样,便手执一本表述量论的书,分作二份,次第放到他手上,使他一并包起,正包时,那书忽然变为长剑,尔时一切孰知法均现于前,因此挥动长剑,便显现出一时随顺顿断一切孰知法的证境,隔日对《释量论》由外至内,无有一句不上达者。他在阅甘珠尔(经藏)时,仅用了三天,在阅丹珠尔(论藏)时,仅二十五天,而且意持没忘记。上师蒋扬仁波切曾赞美说:“弥勒密意现量而知,文殊之法现量顺通,诸方见识无所不通。”
在一吉日良辰,蒋扬上师将关键的显密经论及各种明论,放到供桌子,作众多的供奉,而在前面,安一高座,请麦彭仁波切坐上,并告诉他:“这般經典的教诫,均授于你,此后要以讲、著、辩三种便捷,善巧发扬,使珍贵的佛教,能在人世间变成永久性的光辉。”因此麦彭变成法主,另外蒋扬上师赐以白度母的绘像、祈请住世文、与身词意的所依,及其班智达长耳帽。之后,蒋扬上师常向人言:“喇嘛(上师)麦彭到外,于今别无专家学者,他远大的福报与工作,假如多方面纪录,较般若经还多,然他不肯写罢了。”
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之后在胜地嘎姆达仓修习十三年,在这里期间现示了很多难以置信的福报。今略述数则,以引生胜信。

在他亲见本尊文殊菩萨时,文殊、经函和聪慧剑,皆化光融进心里,一瞬间完满顺通了经藏。并且以如幻之身,亲至文殊净士,谒见文殊大士。与黄教格西辨论时,格西见他就是文殊之相,遂五体投地。
在一次光辉梦镜中,拜见大威德三尊,授于甚深密法,隔日造《大威德仪轨》。后收在其《全集》中。一次火供时,不借外火,而用聪慧火引燃。在修雅门达嘎法(大威德金刚)时,对徒弟伏藏高手 列绕朗巴说:“我是新手,请你看一下修法的能量。”说毕即把扶持品放置身影与太阳相接处,全部早上,太阳光原地不动没动。为调伏徒弟,修恼怒坛城,以求克印偏向天上,这时,本地空中的月儿和二十八宿皆东向逃避,害怕贴近修法地,另外地面振动、石头崩落、湖泊奔溢、风大乍起、空房子散裂。在石渠闭关修行三年,修习阿底约嘎。于阳光之下,身无影迹,体空莹澈,于墙石等物,随意进出,没有阻碍。在造一切內外续部的精粹要旨《入菩萨行论》《入菩萨行论》《大幻化网光明藏论》完满末尾时,于光辉梦镜中,密主护法神阿仲玛以身供奉,立誓守卫。隔日遂造外内祈供密主护法仪轨。格萨尔王亦亲身亮相,立誓与麦彭仁波切如影子般,不相分离。那时候很多人 已亲睹格萨尔王。又藏地知名的拉登护法神,亦于这时亲自敬奉一块如瓶尺寸的金子,高手 将其一半用以大昭寺,为释迦佛尊容贴金箔,一半用以拉萨市元月间祈福秘笈会,供奉十方长住现前众僧。
由“阿字修法”融进心里,得到殊胜扶持,因此开悟佛母大般若经之要旨。及时造出《阿字修法仪轨》。已收在《全集》当中。此“阿字修法”经过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于光辉梦镜中亲见与白文殊无别之全知上师麦彭尊者,授于白文殊阿字修法灌顶,隔日法王即教给于我院藏汉五千余四众徒弟。全知麦彭仁波切将一切甚深刻含义藏,著成众多论典,而为庄重。

其专著可分四类:一扶持新手入门生信之赞美与传记类:如《文殊赞·加持大库》、《圣八吉祥颂》、《释迦牟尼佛本生·白莲华传》、《八大菩萨传》这些;二净除一般孰知增益值之相互暗处类:如《梵藏对照大论典》、《医学四续释疏》、《工巧明·宝箧论》这些;三解脱道新手入门之深广内明类:如《智者入门》、《别解脱经讲义》(即戒本教材)、《三戒一体论》、《俱舍论句释》、《中观庄严论疏·文殊上师欢喜教言》、《般若摄要颂与现观庄严论合解》、《量理宝藏论释》、《时轮金刚续疏》、《密集五次第释·双运摩尼宝灯》、《八大法行讲义》、《窍诀见
释·摩尼宝藏》、《金刚七句
·白莲花释》、《大圆满见歌·妙音悦声》这些;四佛教住世、安宁常遍、任运缘生之回向发愿祝愿类:《旧密教法弘扬愿文》、《吉祥山愿文·智慧密道》、《极乐愿文》、《文殊大圆满基道果无二之愿文》这些。在其中各种类中复有极多之归类。所有搜集在藏文版《雪域语狮子全知大班智达麦彭降央南迦嘉措全集》中,总共二十六函。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对相互的佛教与不共的旧译密教,具备使其慧命足以持续的殊胜大德,好似对垂危的人,有获得续命之便捷一般。他并无真实开取的地底伏藏,但以便非常的必须,便从其义藏中排出,如生起、完满、窍诀、工作等为之前所无的甚深法要,皆著论多方面发扬。因而变成一切伏藏法要之首,且于甚深、众多的意藏,能得自得,故敬称为伏藏老师之首。

全知麦彭仁波切虽明扬卫、藏、康区,但其日常生活朴素,以帐蓬、糌粑、大茶为依,长期身著一件被烟薰黄的老皮袄。其人格特质高尚、才情博学多才、言谈举止和蔼可亲,不管各层人员,老老少少,均赏赐不倦教悔。对世出生法观查认真细致,洞察无余,为后代留有了千余种殊胜的宝物著作。壬子年(1912)春,全知麦彭仁波切对其徒弟堪布根霍尔元件,给与甚多教诫。一日告知徒弟:“在此浊世未法之时,若说真正语,则没有人听,若说诳语,则反认为真正,故我从末向人说及这事,今实告你:不是我凡夫,只是乘愿再来的观音菩萨,为相互佛教和一切众生,尤其是对旧密,应作巨大饶益的原因,而成应世。可是宁玛派诸子,福得少而阻碍多,受此起缘危害,令我身染病重,故对多方权益,尚觉未达理想化。在表述论等层面,已取得成功许多,但如今对《中观总义之广大详明疏解》一书,本拟下手拟定,惜无法成,但已不相干关键了。(注:全知麦彭仁波切那时候已列举了该书规划纲要。他圆寂后,由诸徒弟依其规划纲要而成册,并收在其《全集》中)。对于关键的胜义心类(注:此由全知上师先已列举大纲,后由其徒弟成册,名叫《三部胜义心论》)。如能将之顺利完成,当可变成”新老分不清、彻底佛教之命根子“,我曾筹备付之进行,今亦不可以完满矣,当兹未法之时,这般边鄙之蔑戾车,已贴近于解决佛教,再四逻辑思维,如重出世此人世间,亦无权益,若之前孟朗二德盛住世时,对弘法利生,饶益巨大,惟现处末法,利生刁难,下生我决不来此恶浊全球,只在清静法界安住就可以。但是因心愿之故,顾诸所化,以圣者于循环没有尽到之时,其化身为亦未曾有尽。”(按此即示化身为再说)三月廿二日,复说:“如今我身体的失调,早已治愈,决不觉得痛楚,白天黑夜所闻妥噶明体,均是虹光辉点,其为佛身与法界的明现。”他的徒弟和施主,从多方而成谒见,恳求住世,上师麦彭仁波切说:“我决不住世,亦不转世投胎,我想前去香巴拉刹土。”
壬子年四月廿九日,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双足跏跌,右手定印、左手说法印,无漏之意,融进法界。其人体荼毗时,释放虹光等殊胜瑞相。该市任何人众,悉皆现见。圆寂前,修真传出轰鸣,表明已得法身无别之职。荼毗时,嘴巴和眼睛,自聚一处,显现出文殊菩萨之相,表明生起次第完满之果相。荼毗后,舍利子填满房子內外,表明完满次第完满之果相。那时候,五色七色彩虹,左右排序,横纵虛空,并明现很多符咒,周围六百里遍满虛空,很长时间经久不散。
全知麦彭仁波切健在所度徒弟成千上万,在其中知名的徒弟有:更多就是晋美单比涅玛、伏藏高手 列绕朗巴、噶脱司都等十多位。从德格诸大寺至惹恭地域,全部萨迦、格鲁、噶举、宁玛派系德盛、善士,研修经论之专家学者,具足戒定慧三学的堪布、已得生圆次第定解的密咒者,放弃事缘、一心伴山修行者,莫不变成他的法文徒弟,多至不可计数,在其中诸殊胜心子,均在励力发扬上师的工作。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曾说:“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著作的显密诸论,在七世以内,其极其善说之扶持,一世比一世殊胜增上。”又说:“但凡我的承传徒弟,甚至获得点点滴滴之造就,如于三宝生起一瞬间自信心,皆来自于全知上师麦彭尊者的扶持与恩惠。所以我的徒弟,皆当于全知上老师学生起不共不退之自信心,理应白天黑夜精勤祷告求扶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