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妈妈的历险

全球本来就并不是属于你,因而你不需要抛下,要抛下的是一切的固执。万物皆为己所用,但非我隶属。
————————————————————————————————————————

甘珠仁波切的妈妈每日习惯性虔心诵念发愿祈祷文,祈祷可以往生西方国家极乐净土。她是一个铺平平常常的家庭妇女,几乎也没有做了独自一人的闭关修行或难懂的修禅。祷告、品行和虔敬是她一向坚持不懈的修习方式。

临死前,母女二人返回涅摩最波隆地区一个具扶持力的岩洞。她经常在那里见到阿弥陀佛的影象,但是她并不认识。“有一位鲜红色发光的比丘每日来这里干什么?”她问孩子。甘珠仁波切仅仅会内心笑容。

一天,她对孩子说:“这位庄重的鲜红色比丘一天比一天清楚,他一定是位本尊。”甘珠仁波切这时候才说:“妈妈,那就是高贵的阿弥陀佛,他是来答复您的祈祷,迎来您到西方国家极乐净土去的,它是他的愿力。”

老太太听后,潸然泪下。“他居然会垂顾我这样的人!”就在那一瞬间,她领悟了。“如今阿弥陀佛已不是存于我心外!”她兴高采烈宣说。“亲爱的母亲,他一直都在您的内心!”甘珠仁波切回应。

有一天,老太太在洞里床边高声叫道:“儿啊,儿啊,快看来!”甘珠仁波喇嘛飞步走入洞里,见到一位穿着白袍的瑜伽士威严地立在那里。他头上发鬓绑着一小册祈祷文,有一半长头发则较为散乱地蒙在肩膀。
“欢迎你的来临,能否跟我说您的姓名?”甘珠仁波切激情地说。
“我是依喜嘉措的徒弟梭依喜旺秋。”这名拜访者回应道。
“您住在什么地方?”甘珠仁波切再度逼问。

“我定居在上边佛净士。”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对门的小山坡,“是我三个儿子和一个闺女。较大 的孩子为东藏老百姓服务项目,最少的哪个和莲师在古铜色山。仅有二儿子陪我,闺女则转世投胎涅摩为地神。”
“您修哪些法呢?”甘珠仁波切求教说。
“莲花生大师和他的空行母依喜嘉措发送给我的十七部大圆满密续。”
甘珠仁波切恳求他向自身教给这一口传,并深深三顶礼。梭依喜旺秋就记忆力诵念十七部大圆满密续,那对欢呼雀跃的母女则认真倾听。
“我的二手书在上面,它能够协助大家修习。”瑜伽士再度偏向那座高山,随后便消失了。

甘珠仁波切攀上山上的岩层,发觉那边有一个荒凉废料的岩洞,这就是这位瑜伽士以前的居所。甘珠仁波切在洞中找到梭依喜旺秋写在生宣纸上的无价之宝稿件,上边记述着十七部大圆满密续,梭依喜旺秋在十一新世纪之前以前获得依喜嘉措的扶持。甘珠仁波切留到岩洞里直至他的母亲与世长辞。妈妈最终的時刻平静地栖于定中,她的脸部显现出至乐的神採。这一切,如同她所感受的那般,心里几乎也没有与阿弥陀佛分离过。就是这样,这一真实的修道人宁静地离开这童话般的全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