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虹光身

不必由于一切众生的愚疑,而带来自身苦恼。不必由于一切众生的愚昧,而痛楚了你自己。
————————————————————————————————————————

西藏自治区康区挨近宗萨寺有一个村庄叫嘛呢千果,那边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儿。一个服装一般、不为人知的老年人,人死之后居然化显现出证得的最大造就——殊胜虹光身的征兆,令每一个人都诧异十分。

虹光身是一殊胜的造就,是经过合理地修行金刚乘佛教而得之的結果。没人了解哪个老年人是为佛家强大大圆满教学有证量的修道人。他自小就在一个颇具的大家族当奴仆,中老年时辞掉了这份事情,到宁玛派的一个寺院去修行禅定。

此后,他变成手工雕刻嘛呢石者,每天的工作中便是将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手工雕刻在石块上,再将他们堆积成一座相近佛殿的大石堆。唵嘛呢叭咪吽是广传的大慈大悲观世音佛的真言,简易地说,便是“行礼荷花宝”,暗含它神密而殊胜的实际意义。
老年人大白天累死累活地工作中,夜里也要准时修禅,每日只是睡两三个钟头。
他是个善解人意、朴实的人,一直热情地协助这些必须协助的人,那简单的住屋時刻为朝圣者和乞讨者拉开着。
老年人的孩子是个佛家弟子,定居在寺里。每一次回家探望爸爸时,都劝他要多做些宣布的修法,例如禅坐、修习瑜伽健身这些。
一天,这位年青的比丘又向父亲表述了自身惯有的观点。

“我親愛的的孩子啊!本质的覺醒才算是修习的关键。”爸爸告知这位热忱的遁入空门孩子,“仅有维持本质的清明节觉性,才可以见到事情的真面目。”

老年人积劳成疾,在他去世的前三年,总算支撑点不了了,躺倒在床。亲人为他的身心健康昼夜烦恼,而他自己却日渐开心。他每天仅仅唱些精神实质赞美的歌,既不修仪轨都不持咒念经或祈祷文,好像彻底抛下了各种各样宗教信仰的方式。
他的孩子再度劝他精学习法,老人说:“除开明心见性,了悟本人本具的佛性外,沒有什么叫值得崇拜的。”
在老年人临终时时,亲人为他找来很多喇嘛和医师。
孩子提示他说道:“爸爸,现在是您回忆所接纳过全部佛教最重要的時刻了!”
老年人笑容着说:“孩子,我早就忘了宗教信仰和什么东西。一切如梦如幻,沒有什么叫必须记忆力的。我很快乐,由于一切都是完满的!”
然后,这名2开心的老年人提了他仅有的心愿:“答应我,在我人死之后的一星期内不必挪动我的身子。”亲人含着泪水同意了老年人的恳求。

人死后,亲人用他死前越过的衣物来包囊遗体。喇嘛们也刚开始为他念诵修法,在念经典礼一切正常完成时,家人们却诧异地发觉,老年人本来伟岸的身型,好像在渐渐地缩小,另外在房间的上边出現了一道彩虹。

亲人每一次去小屋子里探望遗体时,都是发觉遗体已经难以置信地变小。家人们将火化典礼分配在第八天早晨,当她们解除老年人的寿服时,发觉除开手指甲和秀发外,空无一物,到场的人为惊惧。房间门一直锁着,是不容易有些人到屋子里把遗体挪走的。老年人的孩子带著极大的疑惑去求教本地寺庙的方丈。方丈追忆说,这类情况之前曾产生在大圆满上师的身上。不容置疑,老年人已造就了热血传奇的虹光身。老年人的肉身转换成璀璨的光,它是大造就者的证悟人生境界,是一件实际意义深沉、不平时的事儿。

乃至今天,一些有造就的上师仍鲜为人知地日常生活在大家的周边,她们将难懂的精神实质修习与生活起居恰当地结合在一起,而本质的造就却非常少被别人发觉。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