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佛象张口

使我们的内心不受伤的歪曲,较大 的宝物就要爱。仅有明白没去记牢污辱、损害,赞扬的内心才可以真实掌握爱是什么。有着了这颗童真的善心,也就看到了佛的心。
————————————————————————————————————————

拉萨市的大昭寺是西藏自治区最崇高的寺院,里边敬奉着一尊历史悠久的佛象,称为觉卧仁波切(直译为殊胜,高贵之主)。它是唐代的文成公主从北京长安产生的一尊释迦牟尼十二岁时的等身电镀金像,在佛教界具备高于一切的影响力。按照西藏自治区的传统式,每一个人进到寺庙以前,惯上要做三次顶礼,在佛龛及杰出的喇嘛眼前也是如此。
班住在西藏自治区的康区,一直以来就一直期盼去参观考察大昭寺和那尊藏族人心里最崇高的佛象。
总算有一天,班的理想完成了。
这名英勇的朝圣者穿上旅游用的皮靴,带著老婆动手做的糌粑,系住腰刀,向着漫长的拉萨市步行考虑了。

值班历尽艰辛地赶到拉萨市,欢呼雀跃地踏入街边时,呈现在他眼下的更是众神所属、灿烂辉煌的大城市,是那麼的美好和庄重!拉萨市这一天上的街市,在阳光底下栩栩如生得像一首旋律始终昂贵的藏族三歌。全透明而单纯性的太阳使班觉得到心里全部脏的物品、丑的物品和忧伤、痛疼、不开心都所有从人体里烤出去挥发掉了。他远远望去,西藏布达拉宫高高的屹立在眼下,那就是慈悲观世音化现的喇嘛驻锡处,也是成千上万朝圣者虔敬的眼里最壮观的景色。雄壮庄重的色拉寺和哲蚌寺,这时候也硬生生地呈现在他的眼前,那里的虔敬庄重与科学研究,数百年来全是无以伦比的。
一切好像就在梦里。
“活着真好啊!”这名朝拜的年青人自言自语道。
班压制住兴奋的情绪,走入了大昭寺,这座寺院坐落于拉萨市的管理中心,如同一顶镶着晶石的皇冠上边正中间的那颗裸钻。
瞧啊!那保持微笑的觉卧仁波切,庄重光辉地耸立在班的眼前。

这名行色匆匆的朝圣者振奋精神,要在佛象前毕恭毕敬。他取下铺满尘土的遮阳帽,脱掉损坏不堪入目的皮靴,并把他们放到觉卧仁波切的腿上,随后才去星期。
班看到一排排霞光闪动的酥油灯和一长列青稞粉制成的锥体状多玛齐整地供在佛坛上。他看了看心态亲近的觉卧仁波切,觉得十分溫暖。
“我能品味一下吗?”班真心诚意询问道。
“吃否,康区来的小孩!”觉卧仁波切居然张口说话了。
因此班提心吊胆地把多玛浸在哪点亮全部神殿的供奉灯的酥油里,津津乐道地吃完起來。

班一边吃一边说:“尊重的觉卧仁波切,到我家中去坐客吧!我们的家尽管简单,而我美丽的妻子会很愿意屠宰猪舍里最肥的那头猪来供奉你的。”这一童真的农夫哪儿了解大慈大悲的佛是认为友谊不杀生的。

就在这时候,一片夺目的太阳一瞬间充满了本来暗淡圣殿,一位脖子前倾的看庙老喇嘛拉门进来了。门开得很忽然,好像是它自身的能量相悖,难道说看庙的老年人是被一股无形中的能量招唤来的吗?

老人惊讶地看见闯入禅堂里的路人及这些本来排序齐整,如今确是一片杂乱无章的贡品。当他见到破破烂烂、满是尘土的遮阳帽和皮靴居然放到佛象金黄的腿上时,不由自主火冒三丈。

忿怒无比的老喇嘛用发抖的两手去抓班置放的污浊皮靴,都还没碰触时,一个低沉、让人钦佩的响声,从笑容的觉卧仁波切嘴中传来:“放开手!这种就是我康区来的徒弟的东西。”
老喇嘛大吃一惊,随后在佛象前的青石板上顶礼三次,并恳求佛祖的宽容。

值班返回康区的时候,那惊喜的信息早就在他回家以前便遍及了。大家兴高采烈地为他证实有关佛象张口的传闻,但班自身并沒有把这一件奇妙的事儿和他自己想到在一起,仅仅对了解的人说:“这一时代大家都不清楚该坚信哪些!”
听说佛祖确实接纳了班天确实邀约。

一天,班在他屋前一潭清亮的山泉水里的石块上看到觉卧仁波切的金脸。他将手探进水里,尝试将佛象扛回家了,但是佛象确实太沉重了,一不注意便错手把笑容的觉卧仁波切坠落在地面上。班想再度背着时,却发觉它置入土里变成了一块大岩层。
直至今日,在偏僻的康区,这些未曾来过漫长的拉萨市朝圣的藏族人,依然在哪块遭受扶持的岩层前星期、绕道。
拉萨市的大昭寺或许是太漫长了,但是这种虔敬的人仍然确信高贵的觉卧仁波切就住在周边。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