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金钢桥

修习法决取决于戒(社会道德的日常生活)、定(潜意识的牵制)、慧(内心的清洁),贯彻落实到自身的生活起居中,以觉性与公平的心去应对一切,使自身可以真实做好自己的主人家,不做生长习性的奴仆。
————————————————————————————————————————
滇是一位女修道人和一位来源于胜穹的白马王子生的孩子。

在他十六岁那一年,遇上了不凡的印尼造就者帕当巴桑杰。他甘心情愿地当做帕当巴的侍从,追随帕当巴四处旅游。十四个月后,帕当巴赠给他一条毛毯,使他追随商队回家了。在临分手的时候,这位肌肤乌黑的印尼上师默默的等这名年青人说:“物天性空无所有,所以能幻现诸多形。若人能自全部化现中,了知单一关键之天性,就能掌握一切不二。”

当师傅用前额触碰滇的前额时,一瞬间,滇忽然对真正天性拥有清楚、刻骨铭心的看法。帕当巴桑杰推测滇一定会实证研究“金钢桥”,证得虹光身。

滇在幼时的情况下就早已掌握,在在转眼即逝的世间,除开正法,沒有什么叫更有意义的。帕当巴将别的更深奥的教学教授给他做离别的礼品,还推测滇将某点遇上他的根本上师,而且刚开始修习殊胜的“金钢桥”。接着,这对心心相惜的师生洒泪告别。

历经很多年的祷告和修禅,滇总算遇上了大圆满上师巴龚,这名很有威望的上师对他十分赏析,随后收他为徒弟。滇在本地的村庄里化缘,期待在恳求无价之宝法教以前先向这名新的上师呈献供奉。当滇兴高采烈地身背一大袋炒青稞粉回家时,巴龚却拒不接受他的供奉。他坚持不懈要这名刚来的徒弟存着自身用,由于在未来几个月里,这名徒弟即将开展聚集、精湛的修禅。巴龚表露了一项他之前从没说过的密秘,那便是巴龚自己是毗卢遮那的“金钢桥”口传的唯一持有人。修行“金钢桥”能够 即身成佛,证得没死的虹光身,在神识离去人世间时,肉体不容易留有分毫印痕。
滇早已追寻来到自身命里注定的上师,及其能使他证得佛果的教学。他如今务必做的便是把这种宝贵的教学付诸于修习的行動当中。

滇十分忠实地侍候师傅巴龚,用他的真心实意和善解人意来愉快上师。滇再三往上师恳求能得到虹光身的“金钢桥”大圆满教学,最后获得了巴龚喇嘛的愿意,另外他还获得了很多有关的法义和口传。滇依规修习这种法教,造就了其真实含意并得到完满明心见性。

滇明心见性以后,便道别了师傅,独自一人在昌地地区赤身裸体地漂泊了五年。他好似古印度造就者所承受的那般,修行了各种各样修行。他分毫不容易遭受热冷的危害,能够 在凉水中淋浴,在篝火里走动,还能够从悬崖上翩然而落。他只是依靠矿物质樱桃小丸子和水保持性命,有时候停止心跳与吸气数日也安然无事。此后,“巴渥滇聪”的名字遍及了全部西藏自治区。
当巴龚喇嘛以九十八岁的大龄在一片七色彩虹光辉中圆寂后,滇瑜伽士便肩负起发扬巴龚教学的重担。

一次,滇在具体指导几个瑜伽士相关神密能源时,她们内具的炙热马上冒光,使到场的每一个人都被点亮了。滇的徒弟或得正观,或亲见本尊,或感受到大乐,或得领悟。在滇第一次开示神密的“金钢桥”时,一位康区来的人与一位尼师感悟到了教学的连击,证得了虹光身,她们在一片光辉中消退,沒有留有一切印痕。

滇觉得它是十分吉祥如意的预兆,就激励徒弟们说:“要是精湛持念此方法五六年,无论大家之前的业力生长习性怎样,都能够证得同样的造就!”他十分慎重地把自己所接纳过的实修、实证研究及其别的金刚乘的教学与教规教授给徒弟。

滇具备很多让人无法想象的大神通,殊不知他却非常少显出。他周边的人都显著地觉得滇对传染性疾病有强力的抵抗能力,他从不得病。滇有他心通,可以恰当地预料而且作出精确的語言;有神足通,可以一日千里。滇还收服了该市的仙人与魔怪,并指令她们助他广弘佛教。这名英雄人物瑜伽士深得民心,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遭受老百姓的尊重。

滇以前走在冷冻的水面上,冰面因为无法负载他的净重裂开了。他一下子掉进冰凉凛冽的水中。这时候,在他的四周泛起了嘶嘶直响的雾水,遮挡住了半个天上,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一奇妙的瑜伽士人体释放出了鲜红色的光,如同一块烧的泛红的电烙铁。

也有一次,滇认出来了全部的有为法如梦如幻的实质,便怀着一大捆木柴,从悬崖上跳了下来。英雄人物的瑜伽士像鸟一样漂了下来,他的明妃在悬崖峭壁上边叫道:“奇妙的上师啊!您究竟是否人啊?您的个人行为使我想到了我没缘相遇的帕当巴桑杰!”
滇也想起了他的第一位上师,便纵声哈哈大笑。他说道:“我是好运的,曾遇上过帕当巴!你是好运的,由于你遇上了滇!”

在滇一百零二岁时,生了一场病,成千上万的徒弟都担忧他有生命威胁。滇用一个吉祥如意的梦清除了她们的焦虑情绪。“空行母们指令我四年以后再离开。”滇安祥地表述说。

徒弟们规定它用瑜伽健身的方式竭尽所能地延长寿命,由于她们不可以沒有师傅。在徒弟们殷切的乞求下,滇愿意用修练转换的方式将自身的性命再增加十年。“我宁愿安住在不生不灭的无死人生境界,也不肯固执于肉身生存!”他说道,“作为我的徒弟,希望大家也可以这般。”
滇最终以一百一十七岁大龄圆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