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遇上雪娃娃

不洗澡的人,的身上擦满淡香水也是不容易香的。知名度与高贵,来自于真本事,心善当然香。
————————————————————————————————————————

过去,有俩位来源于雪千寺修习很高的瑜伽士,搭伴前去东南部地区挨近阿萨姆边境线的崇高禁域荷花沟。当这两人千辛万苦赶到荷花沟时,年老的瑜伽士的思维早已完善到能够 坚振该市最神密强有力的地区——央桑。当他提前准备只身一人进到央桑的密秘地区时,他的伙伴提示他说道:“别忘记带些银两,您很有可能用得上。”

这位年老的瑜伽士并不一定任何东西。但是又无法拒绝伙伴的好心,只能凑合接过了。当他来到没有人的的地方时,将这些银两所有抛入上空,做为对三宝——佛、法、僧的供奉。他沒有带一切食材和本人物件,摇着金刚铃和嘎嘎嘎直响的颅器手鼓,穿越引到禁域的全透明大门口。就在这一瞬间,他被七色彩虹光的云雾缭绕包围着,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他的伙伴继续前行,由于痛风发作变为跛子没法再次往前走,只能在山林边沿找了一个地区安顿下来。他并不觉得孤独,由于那边有成群结队的小羊,每日都像小宠物一样跟在他的后边。
在山坡的另一边有一个废料的木房子,他每日都是看到一个伟岸乌黑的人在那里往返行走。除此之外,沒有一切别的的微生物。

但是在近期的一个星期里,他却沒有看到哪个怪异的隔壁邻居每天常规地走动。这一瑜伽士对哪个神密的人充满了好奇心,再加人体也感觉好点,就决策去哪个废料的木房子里一探究竟。

当他迈入哪个陈旧的居所时,瑜伽士被吓了一跳,原先屋子里平躺着一个雪娃娃。哪个毛多的巨怪手和脚伸开平躺在在地面上,双眼闭紧,咧着的大嘴巴外露了锐利的牙齿。它全身发烫,显而易见是病了。

瑜伽士发觉雪娃娃的一只脚出现异常肿胀并且充满了脓液,在感柒的位置有一块锐利的木材残片深深扎在里面。“它是非常容易拔出的。”瑜伽士自说自话地讲到,“它随时随地都能够跳起要我的命,但是佛家弟子以心存善念,我还是应当协助这一可伶的混蛋。”瑜伽士坚定不移了自身的信心。

在他缓缓的拔掉那块细细长长残片时,雪娃娃醒过来回来,它内心清晰了解它是在救它,便安安稳稳地平躺着,如同患者打过麻醉剂躺在手术台一样。善良的瑜伽士谨小慎微地消除了浓液,清理了创口,并从自身的衣服上撕掉一块布捆扎那只怪脚。

做了这种事以后,他就轻手轻脚地离开,返回这些讨人喜欢的小羊身旁。几日后,他见到雪娃娃一跛一跛地来到小河边去饮水,随后又渐渐地返回房间中。过去了一段时间,那只怪物又能走动如飞走了。让瑜伽士觉得惊讶的是,他那一双跛了的脚也刚开始渐渐地恢复过来了。当他治愈后,却从此没见过哪个身型极大的雪娃娃了。

一天早晨,瑜伽士发觉哪个凶狠的雪娃娃忽然像大猩猩般从树枝一跃而下,向他扮了一个鬼脸,就匆匆地跑开过。几日后,一样的事又发生了,但此次雪娃娃肩膀多了一只死老虎。
它把这只老虎狮子的遗体放到瑜伽士眼前,好像代表着它的心怀感恩,随后又迅速地跃进茂密的森林里。
瑜伽士提心吊胆地将那张好看的毛皮剥出来,带到雪千寺,供奉给寺院作为密乘典礼的用处。直到如今,那张虎皮鹦鹉还留到寺院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