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尔巴(1012-1097)

玛尔巴(1012-1097),西藏自治区佛家后弘期四大译师之一、西藏自治区佛家噶举派的初祖。他在翻译、引入、详细介绍、散播噶举派的教学层面,立过了赫赫战功。玛尔巴出世在今山南地区洛扎县的秋切卓窝隆村,父名玛尔巴·旺久维赛,母名嘉姆萨朵德,他出世后取名字达玛旺久。玛尔巴小的时候性格暴躁刚直,很好喝酒斗争,困穷爸爸把他送至本地一名上师处学习培训佛教,取名字曲吉洛追(法慧)。十五岁时他到今日喀则地区拉孜县的芒卡牛古龍寺,从卓弥·释迦益希(993-1074)译师学习翻译,求闻佛教。因为卓弥译师不随便向人传法,收费标准价格昂贵,玛尔巴觉得两者之间交那麼高的培训费在西藏自治区学法,比不上立即到印尼去。尽管遭受父母的阻止,他還是把归属于自身的物品兑付成金子,决然地踏入了艰难的西天取经路途。

玛尔巴最开始赶到缅甸,从那若巴的徒弟基特巴和本达巴弟兄学习培训《四座》和《往生》。他常听基特巴弟兄谈起那若巴的福报,心里生起无法形容的敬仰。玛尔巴在缅甸呆了三年,勤奋从基特巴弟兄听到那若巴传下的密法,兼学語言。三年后,在基特巴弟兄的协助下,玛尔巴任劳任怨赶到布拉哈日山,跪倒在哪若巴脚底,求取《喜金刚》灌顶,听到《喜金刚续》、《金刚帐续》和《桑布扎续》等。在哪若巴的举荐下,玛尔巴拜见智藏和姑姑迪丽热巴,学习培训父续《集密》和母续《大幻化》等密法。他又从弥止巴尊者学了《大手印》,并得密名意金钢。弥止巴又作梅哲巴、麦哲巴、弥勒巴,噶举派的《大手印》教学来自他。他是玛尔巴的根本上师之一。随后,玛尔巴再次返回那若巴处。那若巴给他们教给了《胜乐金刚》灌顶和教授,及《那若六法》,并让玛尔巴认知能力初始俱生聪慧——大手印人生境界。历经很多年的持念,玛尔巴心里生起无上瑜伽证验,尤其是修行《脐轮火》后,现证乐明无其他双运聪慧,被那若巴和弥止巴授为西藏自治区的法皇太子。

玛尔巴当时离去西藏自治区前去缅甸时,与虐译师结伴而行。两个人在印尼常常相逢。每一次相逢,两个人沟通交流学习体会后,总激发玛尔巴学习培训旧法的心愿。学习培训父续《集密》和母续《大幻化》,就是他与虐译师争辩后造成的心愿。在玛尔巴凯旋而归时,又遇上虐译师。虐译师出自于嫉妒心,把玛尔巴的法本和学习心得丢下河中,这激发玛尔巴第二次赴印尼学法的想法。因此,玛尔巴回西藏自治区没多久,就带上从当雄等地获得的金子供奉,再一次方式缅甸赶到印尼,从那若巴和弥止巴等上师学了很多密法。

玛尔巴学好返回洛扎后,舒心驻锡在卓窝隆寺。他广收弟子,弘传密法。当其徒弟米拉日巴受空行母授记前去向他求《往生》和《夺舍》专家教授时,玛尔巴翻边从印尼拿出的法本和学法指南,却仅有《往生》专家教授,而看不到《夺舍》窍门。因此,他不管不顾年逾古稀,不听徒弟劝说,决然第三次独往印尼。最终,他总算从那若巴求取《胜乐六十四尊修法》及其密乘无上瑜伽部完满广论的全部窍门。据《玛尔巴译师传》记述,玛尔巴一生三赴印尼,第一次用了十二年的時间,第二次六年,第三次三年,前后左右共21年,在吉祥如意那若巴处住了16年零7个月。玛尔巴那样点评自身的上师:“为我授法十三位,非常传导有五师,极其恩深有俩位,那若班钦为其首,次之佛子弥止巴。”有关玛尔巴在印尼学习培训并在西藏自治区弘法的密法,土观活佛说:尽管一般人觉得从大译师仁钦桑波刚开始西藏自治区才有新密咒,但同阶段的卓弥和玛尔巴俩位译师也是最开始弘传新密咒的人,“法王玛尔巴则弘传父续《集密》、母续《摩诃摩耶》(即《大幻化》)、心要续《欢喜金刚》、最精义续《胜乐论》和护法续《四座》等相关灌顶专家教授、解读专家教授和要门专家教授。因而,造成了许多学优德高的造就高手 ,遍满藏地,他变成密法掌教”。玛尔巴弘传的也有《那若六法》、《大手印》、《一味六法》、《空行耳传》等密法。

玛尔巴的为人以及所作备受质疑。如《青史》说:玛尔巴“对真正的证悟似水流持续,但低劣凡夫只看到他占据妻室,与乡人搏斗,尽干盖房种田等事;而具缘者来看,他曾执行四次《夺舍》法,是仲毗巴的真正化身为”。但无论如何,有一定是大伙儿认可的,那便是玛尔巴训炼徒弟有其独到见解,并能因人施教。

玛尔巴的徒弟许多 ,有四大付法徒弟、四大心传徒弟、四大有缘分徒弟等。四大付法徒弟又称之为“四柱”,在其中俄、楚、梅三人承继讲说传规,米拉日巴秉持修习传规。在西藏自治区广为人知的《集密》、《喜金刚》等密法,大部分承传来自于俄·曲格多吉等三同门的讲说,在其中《集密》和《喜金刚》等密法的讲说传规迄今广为流传长盛不衰;楚敦·旺格多吉传下的《集密》灌顶等,那时候的很多德盛聪明人也都触碰过,更是以布顿·仁青珠和宗喀巴大师等均为立即传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