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达哇·循努洛追(1349-1412)

仁达哇·循努洛追(1349-1412),元末明初西藏自治区知名的佛法家,在萨迦派德盛中第一个集密教教学和观行应成派观念于一身。他生在萨迦周边一个全名是仁达康索的地区,传为吐蕃重臣噶尔·东赞宇松的后代。他幼年父母离婚,由姑姑养育成年人。他曾那样对姑姑说:“我或是受取萨迦本钦的餽品将西藏放置幸福快乐,或是进到佛家将佛家像太阳光一样发扬。”一次,他赶到帕钦曲桑贝旁边皈依,认真听讲发菩提心等基础佛教和慈悲观世音法,受居士戒。他18岁时皈依佛门,从觉囊派知名佛学大师萨桑玛底班钦受沙弥戒,取名字循努洛追。以后,他在萨迦寺仆从娘温·贡噶贝哇和堪钦·桑结贝学习培训《释量论》等因明七论和萨班的《量理宝藏》,及其伍由巴·热贝僧格的释论;从致尊上师索朗坚参学习培训般若学,刻苦钻研《般若两万颂》、《般若八千颂广释》、《对法藏》等;从知名译师绛曲孜摩学习培训左右对法、《慈氏五论》、无著的《阿毗达摩集论》和《摄大乘论》、《声明八部》等。他细读了邦·洛追丹巴译师(1276-1342)相关因明层面的表述,掌握了无著、世亲兄弟二人的唯识观念和论证方法,编写了《上下对法广释略义》。之后,从顿伦巴舞·贡噶桑波受比丘戒,学习培训《戒律本经》。没多久,开始学习观行,在绛曲僧格的具体指导下刻苦钻研《中观理聚六论》、《四百论》、《入中论》,融汇贯通,完成了《中观本论智慧广释》、《入中论广释》和《四百论注疏》等学术研究专著,在萨迦派中讲谈观行学。

以便全方位把握佛教专业知识,仁达哇再度赶到绛曲孜摩(1302-1380)旁边,求取《集密》没动金钢灌顶,取密号“弥觉多吉”(没动金钢)。他在译师嘉却贝桑座前学习培训《金刚鬘》、《文殊金刚》、《世自在》,萨迦传法金钢道童;在致尊上师索朗坚参处学习培训《集密释明灯论》和《喜金刚》口决、道果等甚深密法;向萨桑玛底班钦学习培训《胜乐》等。他参考了萨迦派各位得道高僧和布顿高手 等人到这些方面的关键阐述,熟习《集密根本续》的各种各样注解,融合学习培训完成了《集密根本续广释》、《集密本续现观论》、《我入供鬘》、《集密五次第论摄义》、《宝性论广疏》、《致亲友书释》等著作。在杰赛·托迈桑波贝(1295-1369)旁边,他关键学了《修习论》等发愿层面的专业知识。到此,仁达哇早已把握了各种各样佛家教理和密法观念,产生了自身的学术思想。1389年,他赶到前藏的泽当、热振和拉萨市周边的一些寺庙传法。宗喀巴听见他来,前去拜访,师生共住布达拉小庙讨论经教规理,为僧徒讲经。严格说来,仁达哇是正确引导宗喀巴学习培训观行应成派观念的第一人,乃至危害了宗喀巴的学术观点,使之变成一代宗师。更关键的是他从新明确提出了在西藏自治区尤其是萨迦派中一度被冷淡、静止不动的月称论师所边路传观应偏见,更改萨迦派的宗见。他在波绒修习处定居了十二年,在其中五年時间专业辩经、修练,其他七年時间专家教授徒弟。在他的徒弟中,有格鲁派创办人宗喀巴·洛桑扎巴;有擅于争辩的嘉曹杰·达玛仁钦和克珠杰·格勒贝桑;有善于著作的白觉喜饶;有以解读而出名的索朗喜饶和基础理论基本功扎扎实实、密法成绩显著的贡觉马勒戈壁扎、贡噶桑波等。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