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故事:尸骨舍利子,神曜无方

舍利子者,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难必得,最上层深圳福田——《金光明经·舍身品》

三国时,有一个神僧叫康僧会,原本是康居国人,之后由于他爸爸做买卖的关联,全家人搬到交趾。在他十多岁的情况下,爸爸妈妈就去世了,他便遁入空门专心致志学佛,没多久学通了三藏經典,又读过许多儒书,乃至连天文学图纬等学术研究,也是有很刻骨铭心的了解。那时候,汉代早已亡国,曹操军阀混战江东区,江东区的佛教,除开支谦规化图我国、曹操拜他做博士研究生之外,佛家还没什么发展趋势。

吴明太祖赤乌十年(公年247年),康僧会离去交趾,抵达南京市。最初他不过是自身加建一间茅草屋篷,陈设设计佛象,朝暮念经拜佛罢了。江东区的大家第一次看到国外僧人,见他的身上所穿的是特殊服装,又不晓得他有哪些修为,都认为他想心怀不轨,因此便汇报给吴主孙权。曹操听后内心一惊:“胡僧?往日汉明帝梦到金兵,其名叫佛。如今这一胡僧所信仰的,无不便是佛吗?”因此派人把康僧会找来询问道:“你所信仰的佛有哪些很灵吗?”康僧会说:“佛留下的教学现有上千年之久了,佛的舍利子,神奇莫测。之后又有阿育王导致八万四千个佛殿,只不过是嘉奖佛家的杰出忠恕之道,不难看出,佛自然是很灵的!”曹操听了,认为他言过其实,便说:“若是求取舍利子,便给你造塔敬奉,若是求而不得,则国有制常刑,你若想受惩罚。”康僧会说:“皇上规定舍利子,请宽限期七天!”曹操因此同意了出来。

康僧会鼓励他的同道说:“佛家之兴衰,在此一举。大家若不因挚诚的心去祈祷,未来悔之晚矣!”因此他斋戒沐浴,清扫好每一间静室,把一个铜瓶放到桌子,随后焚香礼拜。一连拜了七天,却沒有求到舍利子。他向曹操要求推迟七天。七天之后,仍然沒有磁感应。曹操说:“大家犯了欺君之罪,该怎样处理?”康僧会说:“请皇上再准许推迟七天吧!”曹操又同意了。康僧对他的同道说:“这一次,求取舍利子则生,求而不得舍利子则死,大伙儿一定要勤奋啊!但是来到最后一晚,還是沒有一点信息,她们各个都惊恐起來。五更天刚过,大伙儿已经焦虑不安的情况下,突然听到铜瓶里边“乓”的一声,康僧会赽拿起來一看,瓶里果真有一颗舍利子,这时候康僧会的同道们才松了一口气。天明时,曹操按期来临,提到铜瓶,往铜盆中一倒,瓶中的舍利子马上冲出去,竟把铜盆给打破了。曹操见到闪闪发亮的舍利子,大为惊异地说:“嘿!怪啊!简直人世间罕见!”康僧会说:“皇上,舍利子不仅会冒光,便是应用劫火烤它也不会烧毁,用金刚杵打它也不会粉碎。”曹操听了,便叮嘱大元帅周泰拿来试一试。

康僧会暗自祈祷说:“佛啊!您的慈力早已荫蔽到一切众生了,敬请显显大神通以广威灵吧!”这时候,周泰把舍利子放到铁砧上,两手扇舞大铁锤,一连砸了几十下,铁砧与锤子都打凹了,舍利子都没有分毫毁坏,仍然闪闪发亮,的确是当之无愧的牢固子。从今以后,曹操极为重视三宝,而且派遗他的属下,为康僧会修建了一座舍利塔和一间寺院,而这家寺院,便是江东区最开始建造的建初寺。

之后孙皓继位,要想废止神殿,竟把佛象扔入化粪池里,将屎尿浇在佛象的头上上,他与重臣们欢呼哈哈大笑,为此为戏。他刚做了这件事情,全身上下就肿胀起來,下身也是痛得强大,以至没日没夜地惨叫娇吟。有一个太史公为他占卦,说成犯了高手引发,因此他便让人前去各部神殿向佛像乞灵,却沒有一点磁感应。那时候宫里有一个彩女信佛教,便对孙皓说:“皇帝的病,也许是玷污了佛神台!为何不把佛象请回家向他祈祷呢!”孙皓这时的身体肿得更为强大,痛得欲死欲仙,暂且相信了婢女的劝诫。他派人把佛象捕捞出去,洗得干净整洁,又以香汤洗过数十遍。他伏在枕上,冲着佛象焚香礼拜,发露自身的罪行,泪流满面地悔恨,果真的身上的痛楚慢慢地缓解了。他马上派人去请康僧会进宫,向他问罪福的原因,康僧会为他讲解得很清晰,孙皓大幅开心,便要去看看佛家弟子的戒条。康僧会说:“并不是佛家弟子,不能看戒条。”因此只把行、住、坐、卧的条款给他们看。孙皓读过条款以后,才知道佛家普救一切众生的呕心沥血,即时向他受了五戒。孙皓患得的奇病,不上十天彻底好啦。

孙皓派遗高官维修好康僧会的寺院,又向达官贵人传扬佛家的杰出,欲使每个人崇敬佛教,故经常请康僧会进宫叫法。康僧会也知道他的性格蠢暴,没法和他说道彼此之间的佛教,只能用因果报应的客观事实来疏导他。

晋武帝太康县年间(公年280年),康僧会往生,而他的肉体还留到建初寺。五十年以后,苏峻谋反,把建初寺塔烧毁了,但康僧会的肉体被毁坏,之后司空何充又再次将寺庙建造好。有一个叫赵诱世的平西大将,不相信佛教,他来到建初寺对人说:“听闻大家这座佛殿时刻冒光,这只不过虚情假意宣传策划吧!这般古怪,让人难以想象,我想亲眼目睹看了才算客观事实。否则的话,我便拆除寺塔。”他刚讲完,佛殿便释放五色奇光,将整个圣殿映照得如白天一般。赵诱世见到后心生敬畏,此后便皈依了三宝。

来到唐代,康僧会的肉体竟然迈向庙门,自称为是游方僧。寺庙的人惊恐万状,一边骂一边驱赶他,他来到大门口对那些人说:“我是康僧会,大家若肯保存我的真容,我能庇佑大家的。”当他讲话的情况下,更是行走时的姿态。话讲完了,立在那边,眼睛半闭半闭,抬起两手像作辑的模样,左腿往前跨上一步,便一动也没动了。全寺的人大吃一惊,准备土方开挖安葬,但是耗尽力气也不可以挪动他。寺庙的人只能向他说道:“大家再行工程建筑一间伟岸的圣殿敬奉你,你要移动吧!”语毕便很顺利地抬走了。
之后有很多部队驻守在寺庙,一些士兵的眷属在圣殿内养育小孩,有的人在圣殿内宰鸡杀鸭,恐怖满地。康僧会化身为去拜会闽廉使李若初说:“君候即将驻守绍兴市,请把寺内的军眷搬离吧!”讲完之后,便烟消云散。李若初碰到这一件难以置信的事儿,转悲为喜,没多久果真调到绍兴市当官。他一上任,便去拜访康僧会的肉体,果真是往日对他讲话者,此后李若初便把军眷迁到军营生活去。在军营生活定居的女性们,有的在晚上生产生产制造,由于沒有焟烛,康僧会便会化身为从窗前送进一支焟烛。康僧会的威灵赫赫有名,经常会走入别人拯救危急,因此本地的老百姓都叫他为超化高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