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护法的来源于

藏传佛教护法的团队十分巨大,来源于许多 ,成份繁杂,与汉地大乘佛教迥然不同。

护法的来源于关键有四种:一、伊斯兰教神明。很多藏密护法本来全是古代印度神明,伴随着佛家传到西藏自治区,变成雪域高原信念的神。比如伊斯兰教造就之王大梵天(Brahma),他是公元一千年梨俱吠陀(Rig
Veda)时期后期的祷告主神系统,被视作宇宙空间转化成的基本原理。而进到藏密以后,变成藏传佛教的人世间护法之一。二、菩萨的转变身。她们之中有一些是菩萨的转变身,不同于未摆脱世间的大部分人世间护法,稳居于藏密护法团队的核心影响力,比如观世音菩萨坐骑的大黑天。三、苯教神。在佛家与西藏自治区初始宗教信仰苯教的抗争中,被印度大师莲花生降伏的这些苯教神,接着一一被消化吸收为藏密护法。这种本来在藏地地地道道的小精灵魔怪,钦佩于莲花生大师的无垠法术,变成藏密护法中一支巨大的能量。四、汉地和蒙古的民俗钦佩神,如关公像、白二哈等护法神。

藏族僧俗了解这种护法,对她们也分外亲密接触,不象一般人总感觉她们很可怕。藏密护法除护持佛教外,还承担饶益一切众生,造就福报工作,具备息灾、增益值、尊敬、降伏等善济福报。对信念密教的藏族人而言,这种护法的凶狠形相并不寓意可怕,只是以便协助修道人担负和消除证悟路面上的阻碍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