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罗刹珠串鼻

修习能够 使我们修成谦逊,修成宽容,修成大慈大悲,修成聪慧,修成光辉的人生道路,修成清静的内心,修成开心的性格,更可修成一辈子的心怀感恩。
————————————————————————————————————————

过去,有一个牧民住在偏远的山区地带,大白天帮人放养牛牛,夜里就睡在顾主的粮仓里。顾主常常去本地的喇嘛那边听佛教,留有牧民一个人照看牛牛。附近人都揶揄地称这一老实巴交而又单纯性的牧民叫“罗刹珠串鼻”,由于他儿时有过一次很严重的天花吊顶,鼻子上都是坑坑洼洼疤疤的痘印痘坑,就好像是金钢珠。
每一次主人家听法回家,牧民都奇怪地问:“今日喇嘛都讲了些哪些法?他都说了些哪些?”

主人家觉得他很蠢,几乎也不把他得话当一回事,内心说:“一个蠢臭小子能懂哪些佛教呢?不过是一些好奇心而已,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呢?”主人家不理睬他,推说忘记了,换句话说这些教学是密秘的,只有自身了解,不可以告知所有人。但是牧民一直问,主人家被问得厌烦了,就回应说:“我只获得四个字,一个四字的教学,但却包含了一切!”

这一可伶的牧民明显地恳求主人家把喇嘛的聪慧说出来和他共享资源。主人家告知他说道:“那样的教学不可以公布教给,务必在心灵深处修行。”那样一说,更激发了这一低贱牧民的求知欲。

牧民决策亲身去寻找主人家说的“四字教学”。从他下决心的那一天起,罗刹珠串鼻就每日节约一点炒青稞粉存起來,一年以后积累了一整袋的食材。一天深夜,牧民不告而别,他沒有将他的方案告知所有人。

罗刹珠串鼻不清楚哪个喇嘛究竟住在哪儿,他乃至不清楚这位喇嘛的生命,但是他却纯真地认为他能够 从一切一位上师那边获得“四字教学”。他四处漂泊,总算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间发觉了一个茅舍。茅舍里边住着一群瑜伽士,她们正在听一位老喇嘛解读佛书。牧民也添加了听法的队伍,对一个只寻找用四个字就能表述全部真知的人而言,他所听见的好像都太过度繁杂了。他觉得这名喇嘛一定是个骗子公司,讲过这么多各种各样不一样的教学和密秘修习,实际上一切都能够无须弄得那么繁杂。这一单纯性的牧民,他固执己见地觉得全部最精义的教学都能够用四个最简单的字来教给。罗刹珠串鼻决策到其他地方去另觅高师,真实获得万灵的“四字教学”。

正当性他提前准备离去时,正好遇到了哪个讲经的老喇嘛。原先,喇嘛发觉罗刹珠串鼻不去听法,认为他病了,就亲身找上门。罗刹珠串鼻当老喇嘛的面,毫不迟疑地恳求教给哪个密秘的、包揽一切的“四字教学”。当喇嘛说他也不知道有那样的一个教学时,二愣子却难除地坚持不懈着,并对一次次的回绝觉得十分消沉。最终,罗刹珠串鼻总算不能自拔地控告喇嘛是个江湖骗子,一个裹着僧袍的假道学,随后站立起来提前准备离去。

善良的上师生气了,一把抓起挂在脖子上的大菩提手串佛珠,对他叫道:“罗刹珠串鼻,为什么这般蛮不讲理?今日我也来经验教训经验教训你!吽、班、杂、呸!”说着,用佛珠重重的敲击了一下牧民的头,便气冲冲地离开。

罗刹珠串鼻摸了自身的脑壳,一脸蒙蔽费尽心思:“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向他求法,他却用佛珠打我,而且还念着神密的符咒。或许那句符咒便是教学,我懂得了,那就是我一直以来一直寻觅的“四字教学”!”

从今以后,这一如愿以偿的牧民除开这神密的四个字教学以外就哪些也不愿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着“吽、班、杂、呸!”这一神密的符咒。没多久以后,他因无家可归,就诵念着密咒返回了家乡。
罗刹珠串鼻来到故乡后,顾主全家人都想要知道他来到哪儿。“你鬼鬼祟祟地来到哪儿?如何连一句话都不用说就离开了呢?”主人家质询问道。

牧民告知她们,他早已去见了喇嘛,并寻找来到自身必须的一切。主人家了解他获得哪些的教学,牧民仅仅告知她们,那就是一个简洁明了的四字教学,是要牢记在心、真切修习的。

罗刹珠串鼻在粮仓里的干草堆中干了一个小禅垫,刚开始修习他所得到的密秘教学。大白天,他在照看牛牛时持续诵念着这一怪异的咒言;晚上,独自一人坐着干草堆中,依然日夜不停地念着这与众不同的四字咒言:“吽、班、杂、呸!”这一修道人对这四个字有无穷的的自信心,它是他从喇嘛那边获得的唯一教学。他尽管思维欠缺却专心一意,满怀完全的虔敬,不松懈地潜心在这个简单的句子上。

两年后,相邻谷地有一个皇室妇女得了恶疾,每日都像着了魔一样大声喊叫,本地的医师统统无计可施。她的亲人听闻哪个雇主家的粮仓里有一位独自一人修习的隐名瑜伽士,就把最终一丝希望寄予在他强劲有力的咒言与祷告上,期待能痊愈这位贵妇神密的恶疾。

罗刹珠串鼻听见这般的恳求后,内心觉得十分诧异。他说道:“我有一个从不曾向人提到的密秘、包揽一切的四字教学,也许对大家有一定的协助。”讲完,他从污浊的干草堆中站站起来,考虑前去。

瑜伽士被立即带进贵妇的卧室,他发觉这时的贵妇正躺在铺着绒毯的伟岸的床边发狂地旋转。罗刹珠串鼻对着老喇嘛的模样,从满是污渍的脖子上取下菩提手串佛珠,向着贵妇的头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嘴中大喝道:“吽、班、杂、呸!”说也怪异,这位被恶疾千辛万苦摧残的妇女好像从恶梦中醒来时一般,竟奇妙地治愈了。
罗刹珠串鼻声名鹊起,被近远的人视作倩女幽魂异人。他与众不同的四字法使成千上万人获利并深具自信心。

一天,罗刹珠串鼻听见哪个年老的喇嘛病了,而且早已病入膏盲。喇嘛感染了一种西藏自治区人说白了“白血”的病,他的咽喉里不断繁育出一种藓菌。没人可以痊愈他的病,只能去请哪个以丑恶鼻部而出名的瑜伽士。喇嘛的侍从们举着幢幡来迎请这名知名的奇人异事到她们的基地去。

罗刹珠串鼻一听见他尊敬的上师病了,马上就跑来到。当罗刹珠串鼻赶到这儿,老喇嘛却不认识他,并不了解自身有那么一个徒弟,在他悠长而丰富多彩的一生中教过去了这般多的徒弟,他怎样能所有还记得清呢?
这一怪异的瑜伽士取下佛珠,在上师的头上上敲击了一下,另外喊着他出名的密咒:“吽、班、杂、呸!”
老喇嘛挣脱着从医院病床往上爬起來,诧异地了解这一神经病到底是在搞哪些明堂。一脸再三的瑜伽士说:“我正在修您传我的崇高教学啊!”
“它是哪门子的教学?终于明白你一直在讲什么?”老喇嘛说。

罗刹珠串鼻提示喇嘛相关哪个密秘的、包揽一切的四字教学,这些年,他独自一人在粮仓里虔心修习,并且从这一教学中得到了很多惊喜。得病的喇嘛忽然想到了立在他眼前的这一瘋狂瑜伽士,了解了这一切后,他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高兴得确实太厉害了,咽喉里的那片藓菌居然被咳了出去,喇嘛因此治愈了。

喇嘛惊讶地摇着头,并谢谢这奇妙的能量。他想:“这一看起来愚钝的牧民真的是很非常,它用一种古怪的、令人难以理解的方法,做到一种不寻常的人生境界。简直一位合适接纳密秘大圆满教学雪狮之乳的佛教法器!”
喇嘛对罗刹珠串鼻说:“是我一些独特的教学要发送给你,做为我对你的回报,那就是最殊胜的密法。”
大鼻头瑜伽士好像对老喇嘛的提议很生气。他说道:“您说些什么?也有四字教学以外的佛教吗?那就是不太可能的!”

这名阅历丰富的上师擅于调伏各种各样根器的徒弟,他向罗刹珠串鼻瑜伽士表述说,实际上他想教给的是那难懂的四字教学的注论。因此,这位有聪慧的喇嘛教授给罗刹珠串鼻瑜伽士极其的意识和无上的禅定,及其依据大圆满真实四字教学中本自具足大圆满的自得个人行为。罗刹珠串鼻真实变成了一个明心见性的大圆满上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