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寂天的开示

信佛教而没去学佛,便是封建迷信;拜佛而没去学佛,也是封建迷信。学佛是得学的像“佛”一样。如能再进一步地去学佛的涵养、学佛的大慈大悲、学佛的聪慧,而且具体了解自己,感受宇宙的真理实相,这般的学佛,也就是像佛了。
————————————————————————————————————————
寂天出生于一千两百年之前的北印尼,他是梵语古书《入菩萨行论》的创作者,此书诠释了菩堤道的生活习惯。

寂天是一位白马王子,在他不大的情况下,度母女王曾在梦里提醒过他,有关凡俗日常生活与存有之苦。在他要即位变成君王的前夜,聪慧本尊文殊师利也一样警告过他出世之苦。因此,寂天决然地放弃了他的帝位,到森林中去练瑜珈与修禅,之后他变成那澜陀高校的一位僧人。

寂天在哪澜陀佛学院是从不与别人来往的,一日要吃五餐,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他的同门们给他们取了个外号叫“布速库”,意思是一个总是用餐和入睡的人。没人了解他是有证量的,反过来,他的“稻米袋”外号确是传播开来。

一些佛家弟子期待将这一懒散的、推卸责任的人逐出这全部威望的寺院,但是欠缺强有力的托词。一天,她们想到了一个方法,便是让每一个比丘都务必在全体人员众僧眼前记诵一部详细的经论。她们觉得懒散的寂天是没法保证的,他一定会惭愧地积极离去这一学术研究胜地——那澜陀寺庙。

一开始,寂天抵制这一建议,因为大家的坚持不懈,他最后愿意了。但他明确提出了一个标准,假如他能准确地记诵一部崇高的经论,大家们就务必为他提前准备一张伟岸的法座。众僧们愿意了这一怪异的规定,她们提前准备看寂天更大的段子。

来到承诺的那一天,寂天以猛兽一样的脚步走上了秘笈座,以君王一样的信心坐着上边,他问集群的比丘是多听一部之前学过的经论,還是听一部并未听过的經典。这些爱说三道四、设计方案要诬陷寂天的人觉得很怪异,都异口同声地说多听一部从没听过的经论,她们觉得寂天一定会出洋相。

寂天祈请以往、如今、将来三世一切诸佛和观音菩萨后,很当然地唱诵起了他杰出的即兴表演著作《入菩萨行论》中开章明义的幽美偈颂,然后,他即席诵读了全部一部分。
当寂天念到第九品相关非凡的聪慧与空性时,他从法座上冉冉升起,慢慢地消退在虛空中,众僧们只听见他嘹亮的响声,诵读着最终一品。
这里的每一个人如今才知道,一位证悟的上师以前日常生活在她们之中,她们却不自知。这时候,寂天早已没了足迹,无处可寻了。

他的对手尽管做到了目地,却十分后悔莫及,一个杰出的上师就是这样被她们错过。当一些比丘去清扫寂天的寮房时,她们发觉了别的二份经典著作,寂天将他们藏在门匾上边的小铁架子上。
高贵的寂天迄今仍被称作印度佛教最杰出的证悟者之一。直到现在,他的长篇小说梵语古典名著《入菩萨行论》仍被广为人知。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