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巴楚的前世

全世界沒有始终不被诽谤的人,都没有始终被赞美的人。如果你话多的人的情况下,他人要指责你;如果你话少的情况下,他人要指责你;如果你缄默的情况下,他人還是要指责你。
————————————————————————————————————————

有一次,巴楚去卓千寺周边的下威德洞修禅。见到上洞住着一位从嘎摩绒来的修道人,这个人头脑简单,目不识丁,却一样勤奋地在独自一人闭关修行修禅。巴楚揶揄地告诉他:“假如一个人在这类地区修习,杜绝全部搅乱,本质的明觉当然会越来越清楚,那时候便会观见本尊,得宿命通。我想问一下,您有木有这般的体会呢?”

“几乎都不曾改变!”这位天确实隐者回应道。然后,他又问巴楚说,“您有木有那般的体会啊?”巴楚思索一下说:“我有时候能想起我以往的一百世快递。”“把您之前的工作经验跟我说吧!坚信这会有利于我的禅定修习。”这位隐者迫不及待地恳求说。

巴楚语调和缓地说:“有一世,我是印尼的一个卖淫女,那时候村内住着一个伟大的外道叫克利斯那恰雅。被虔敬所想,我供奉他一个纯金镯子。此后我不会再造为愚人,而且有福气变成一位班智达。”

“很悲剧,也没有黄金能够供奉您。”隐者消沉地说,看上去他并不那麼笨。“我只若能做到证悟,而不是学习培训。”隐者表述了他最后的念头。
巴楚纵声哈哈大笑着说:“我并并不是像克利斯那恰雅一样的智者,确实是太糟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