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转苦相为欢颜

假如你没为自己苦恼,他人也始终不太可能让你苦恼。由于你自身的心里,你忘不掉。
————————————————————————————————————————

八百年前,有一位缄默的造就者噶当巴格西曩利当巴,一天到晚脸部全是愁云布满。他独自一人定居在岩洞里,绝大多数時间都用于闭关修行祷告、断食法和抽泣。每每他见到一切众生在循环中常受的痛楚,就禁不住悲伤抽泣。
“那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他的佛门弟子方知佛家教规,提示他说道,“一切一转眼成空,你又何苦真的呢?”
他哭着回应说:“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就更为凄惨了,一切众生因她们似噩梦的虚无缥缈空想而深受永无止尽的苦,是多么的的可伶啊!”

一次,这名抑郁的高手 看起来比平时更消沉。他把一块旧布绑在头顶,仿佛戴孝一般。“谁死了?”僧大家奇怪地询问道。“有谁可以没死呢?”曩利当巴快速地说,随后又沉浸于到他严肃认真的逻辑思维当中。

有一天,曩利当巴做曼达供来积累福得资粮,常养施舍的心。在他眼前的矮实木桌子上贡着大堆的红花型米,里边掺着各种各样晶石。这时候,忽然跑出一只小老鼠,它赶到那堆米中用劲推一块绿松。那块石块对它而言确实是太大,无论小耗子多么的勤奋,都没法挪动那块石块。

“小孩子!”老格西喃喃细语说,“你推的那片并不是乳酪只是绿松。对你而言,它既不能吃也卖不出去,何必在这儿徒劳无功?但是我想谢谢你,你那愚昧的勤奋提示了我,在这里愚昧无知的全球中,凡俗的全部挣脱全是徒劳的。”一会儿时间,耗子不见了,老格西认为它放弃了勤奋,但是他想不对,那只固执的小苍生产生了一只一样偏矮的共同犯罪。他们一齐勤奋,一只在后面推,另一只在前面拉,一点一点地将翡翠玉石从那堆米中挪走了,并消退在餐桌下边。
就在这时,格西曩利当巴的脸部第一次光亮地显现出了当然的微笑。他祈祷说:“愿一切众生都能得到她们真实必须的物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