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无修随顺

修习的目地,是要摆脱彼此相互的界线,还要超过一切事情的相对性状况,更要跨越空间和时间的拘束,从而做到与宇宙空间的大我合而为一的肯定自得人生境界。
————————————————————————————————————————

在勾娄的岩洞里,住着一位修习了二十年的瑜伽士。他有很深的觉观和证悟,针对殊胜的大乐、清明节和无念都是有亲身的感受。他觉得自身的修习早已完满而且明心见性,就决策去拜访蒋贡康楚仁波切,并将他的心觉做为供奉。

他走了好多个礼拜的路途,才到达康楚定居的寺庙,宣布谒见了这名赫赫有名的高僧。康楚亲切招待了他,瑜伽士踏踏实实地为高手 禀告了他二十年来的闭关修行历经、甚深的感悟及其当今的情况。

康楚仁波切听后高呼道:“噢,确实是太槽糕了!这种作法一文不值,赶紧把他们丢弃!如同一座山,要等岩层一块块落下来以后,它才会突显出去,而修禅还要适度地释放压力,才可以不断进步。”

“赶紧回勾娄吧!”康楚提议说,“我给你三年的時间,你独立留到洞里,不必有一点有意的精神实质修习,无论它怎样转变,就只是保持在一个原本当然的情况中,无一丝苦恼蒙蔽。当“为”与“潜山”都能无拘无束时,修行佛教就成功了。”
瑜伽士静静的听着。
“除非是你放弃一切,乃至是佛教的修习,不然你决不很有可能获得明心见性。道别你二十年的岗位隐者职业生涯,终止这些修习吧!”
在送这名瑜伽士的道上,康楚仁波切良苦用心地规劝。

隐者怀着心思返回他在勾娄的岩洞。一开始,他难以依照启蒙教育师傅“什么事都不做”的教育去修习,慢慢地,他习惯一种任运为之、当然无饰的生活习惯。这些以前千辛万苦寻觅的没有缘执之明觉、佛性好似太阳光在浩瀚的宇宙大放光辉一般在他的心里绽开出去。

三年后,他依照标示去见康楚仁波切。他什么也没有说,仅仅在高手 眼前恭恭敬敬顶了个礼,康楚仁波切称赞地坚起了拇指。之后,这一瑜伽士变成藏东最真朴、直取内心的“大圆满”上师,度化了很多人。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