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提前准备自身的供奉

一切恶法,本领荒谬的,你不要太不自信你自己。一切善法,也是荒谬的,你也不必太嚣张你自己。
————————————————————————————————————————
巴楚仁波切的老师知名的瑜伽士多钦哲,这一小圆高手 以严格、粗狂出名近远。
一天,扮成乞讨者密名四处漂泊的巴楚来拜望他的上师多钦哲。他在上师安营的厨房里碰到一位已经做多玛的喇嘛。

多玛是用大麦粉捻揉做成的锥形糕点,在藏族人的各种供奉礼仪知识上都会采用它。这种鲜红色或乳白色的糕点,代表着便捷与聪慧,大乐与空性是无二无别、浑然一体的。将食子供奉后废置一旁则代表着自身幻像的清除。

巴楚仁波切问这名喇嘛他能否进来拜访多钦哲,这名喇嘛斜视看了看眼下这名服装破旧的乞丐,随意说:“哦,一切正常,我能帮你引荐,但你得给我做这种食子。”
讲完,喇嘛就笑嘻嘻地离开了,留有巴楚一个人在那里帮他做食子。

由于找不着鲜奶油,博学多才的巴楚就用鲜红色色浆把食子统统喷成了鲜红色。但是依据这些食子的样子,谁都搞清楚应该是漆成乳白色的,而如今却被漆成了鲜红色。
过去了很久喇嘛才回家,他很令人满意这一乞讨者帮他做完了全部的工作中。直至他瞧见哪个乳白色的“噶多”竟被漆成鲜红色时,他的微笑凝结了。
“它是何其的愚昧啊!”喇嘛高声叫道。
巴楚仁波切柔和地回应:“大慈大悲的喇嘛,请您跟我说,按照典礼它务必始终是乳白色而不可以是鲜红色的原因?”
“哪些?你也要给自己的过错找借口!”喇嘛怒吼着,忿怒地将泛红的眼睛瞪向天上。

“你这污浊污浊的乞丐,犯了这般愚昧的不正确,还竟敢质疑我!”喇嘛把握住巴楚仁波切,重重地赏了他一个巴掌,不明就里将他业渚寺外。
“要是我在这一日,你也就别想看到多钦哲!”喇嘛望着巴楚仁波切的影子重重地说。

来到夜里,多钦哲仁波切向许多人了解大白天有哪些人来拜访他,由于他拥有梦兆,他的心子巴楚仁波切要来拜会,他也十分希望这名素不相识却十分与众不同的徒弟。但是他的仆从汇报说,一天到晚都没人来过。

但是有着超自然能力的上师却坚持不懈说一定有些人来过,在厨房做食子的喇嘛总算张口了,告知多钦哲说有位乞讨者曾到餐厅厨房来化缘,还想拜访上师,可是他做错事,把本应漆成乳白色的食子全漆成了鲜红色,最终被赶跑了。

“他便是巴楚,这个有眼无珠的傻瓜!”多钦哲火冒三丈,他的狂躁与他的聪慧和大慈大悲是一样知名的。“马上把他给我找回家,除开他我谁也看不到!”见到上师这般忿怒,全部的仆从统统奔出寺外寻找哪个乞讨者并恳求他回家。

第二天早上,巴楚赶到了上师的眼前,多钦哲要他坐上法座,十分诚挚地请他阐示寂天菩萨的古典风格经典著作《入菩萨行论》,由于巴楚仁波切以注解此论而出名。巴楚仁波切公然讲谈《入菩萨行论》,表述殊胜的菩提心及其一切相关的修习方式。他发觉哪个做食子的喇嘛这时却将他褚红脸庞隐藏在暗红色的僧袍下,避开着他的眼光。巴楚仁波切稍微间断了下说:“尽管每一个人的嘴上面挂着陈腔滥调,高声着利人利己明心见性的性情,可是仍有一些人乃至不清楚她们所高兴地涂绘的食子的实际意义。她们只了解发火,总是揍打谦逊求教她们的人。”

多钦哲听后高兴地哈哈大笑起來,凭着他的天眼,早已彻底洞悉前一日餐厅厨房那一幕的所有历经,他大声地说:“棒极了!这小一部分的寂天就是我前所未闻的!”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