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实相启蒙教育

心、佛,及其一切众生,三者皆空。状况的病理性是空。无悟、无迷、无圣、无凡、无施、无受。
————————————————————————————————————————
纽舒隆投是上师巴楚仁波切的大徒弟,他一直追随上师在野外修习,学习培训“大圆满”的基础理论和修法长达二十五年之久。

巴楚仁波切和他的好多个徒弟远离人群和集市,归隐在一个称为那冲的地区,那边古木参天,是个修禅的好去处。上师习惯性每日傍晚落日时,平卧着,通过绿茵向上空凝望,修大圆满的“凝望天上瑜伽健身”。那就是一个十分殊胜的修禅法决,必须参禅者的心与无穷的虛空合一。

一天,巴楚仁波切又像以往一样来做那样的修禅,他将周边的纽舒隆投叫到身旁说:“我想检验一下你的课程,这种来天,你有没有了悟到自心天性?”
大徒弟属实地回应道:“抱歉,师傅,徒弟愚笨,都还没感悟到。”

巴楚仁波切并沒有发火,反过来,一脸随和地说:“千万别急于求成,实际上,你并没什么不明白的地区。针对心里的疑虑,先不必去管它!”上师咯咯咯地笑着,两个人又再次修禅了。

纽舒隆投曾不断做了一样的一个梦,在梦里,巴楚仁波切上师为他解除了一团像山一样尺寸的黑条,当线团逐层被剥掉时,在线团的管理中心出現一尊金光四射的金刚萨埵佛像。金刚萨埵是意味着净业的菩萨,意味着着一种光亮的觉性与空性、无我的对外开放心态,也是覺醒的心所具备的明、空二性。另外也是佛教身的呈现,它就是指佛的无形中五色之身,便是到底真知,是实相或万法本具之体性。这一奇特的梦,是纽舒隆投的真正天性所具原本完满和跨越的特性,也就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具备的佛性。
米拉日巴以前那样叙述道:
佛性没法假外求,
禅观自性才算是道。

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里,巴楚仁波切又把他叫来啦,使他躺在自身的身旁。“解开一切的時刻就需要到来了!”上师一脸信心地说,另外他又没忘记提示道,“留意头脑清醒!”
师生二人一起往上入神仰望,望着浩瀚无垠无垠、空无一物的虛空,内心如水般宁静,渐渐地与当然化作了一体。
这时候,远方的卓千寺庙忽然传出此起披伏的狗叫声,割破了星空的平静。

巴楚仁波切转过头来对纽舒隆投说:“我亲爱的朋友,你听见狗叫声了没有?”“听到了!”纽舒隆投果断地回应道。“这就对了!”上师高声讲到然后他又询问道,“你见到满天星星了没有?”纽舒隆投说:“今天个晴空万里的天气晴朗,满天星星许多。”巴楚仁波切一跃而起,高兴地讲到:“就这样!这就是本然具足的覺醒的明觉、佛性。别看其他地区!”

就在这一一瞬间,冥冥中,纽舒隆投跨越对立面的智慧之眼被打开了。在那一刻,他的心与法身紧密联系,针对眼下一切所闻都恍然大悟了。纽舒隆投泣不成声,就是这样,他一下子从成见执取的里面彻底摆脱了出去,并时下感悟来到跨越对立面的明、空二性。他真实懂了佛性与本身的明觉是一体的,万法均是佛性无偏随顺的呈现。

如同密续經典《本尊之主》中常宣说的那般:在经教的“因”乘,一切众生皆具成佛之因。在密续的“果”乘,一切众生内具明觉之实质即佛果。
两年后,已获得大德的纽舒隆投再谈这事时,引入了龙钦巴的法文做为结果:
万法皆具本然佛性,
了知就是法性覺醒,
六根当然无有做作,
造就即自得大圆满;
随喜但拥天地万物,
没忘记留其真面目,
庸庸碌碌的心亦住在其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