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有关素餐的争辩

大慈大悲的善心要用聪慧来滋润,只有聪慧才可以庄重真正的爱。在聪慧的正确引导下,善心才可以充分发挥真实的善举;也只有用聪慧,才可以免去那掩藏的善心。
————————————————————————————————————————
一天,在一场非正规的争辩中一些素餐的喇嘛向一些肉制品的敌人,就杀生所牵扯的业报明确提出了争辩。
敌人狡黠地说:“佛祖说大家不能杀生,却从未说过大家不能吃荤呀!”这确实是一个无法回应的难题,这名大慈大悲的喇嘛哑口无言。

“你脚底穿的马靴又怎样说呢?更别说这些装饰设计着你的坛城的绸缎锦缎了,那就是由不计其数烧开的蚕的眼泪织出的啊!”另一位敌人质询问道。
“你是不是想过你那闪闪发光的河马牙佛珠,小象便是因而而被杀的啊!”敌人然后逼问道。

也有一位填补说:“以便获得麦籽和蔬菜水果、新鲜水果,我们在犁田、浇灌及收获时需残害的虫类也是无法记数。无私奉献一只有种活很多人的大小动物,要比以便几撮小麦面粉而催毁成千上万小微生物要好很多!”

“颇具的施主屠宰最好是的家畜,提前准备最丰厚的宴席来供奉拜访的喇嘛,而这种喇嘛们都牺牲于无我的利人利己,及其以公平的心存善念来做全部的一切。接纳这般丰厚的供奉对大家而言并不是看起来很虚情假意吗?我认为问心有愧!”敌人也是尖酸刻薄。

那群高贵的喇嘛中的一员张口说:“对大家这种专心致志着眼于心智成长的人而言,靠简单的食物来保持性命,远比残杀小动物来吃它的肉有社会道德得多!”
……
这次争辩就是这样坚持下去。

对于争辩的結果,那一定是要戒杀,要护生。佛祖也曾亲口说过,这种事儿难以分辨。或许只有全知全能的佛才可以完全一目了然业力纠缠不休的难懂和繁杂。

小羊、小羊、小牛和别的小动物在一旁清静地喂草,他们沒有非分的妄图,安生在这宇宙空间中业力所分配的场所,谁也没法提升这一相互之间联接、坚不可摧、一体的网。这时候,他们正巧也听到了这次有关素餐的争辩,便对佛教再次造成了大自信心。

他们想:“众僧们是多么的杰出啊!她们在竭力维护大家这种可伶、无奈、天生就为人们服务项目的收服小动物。”他们对善解人意的喇嘛们充满了感谢。

房间内的那一场争辩完毕后,大伙儿都走了出去。有一个喇嘛走入这群家畜之中,他手执一串历史悠久的、磨得发光的菩提手串佛珠,嘴中呢喃念着慈悲观音菩萨的咒言“唵嘛呢叭咪吽”。他持续扫视着这种家畜,一个健壮的农夫在后面跟随他。
“大慈大悲高贵的师傅啊!”小羊想着,“您看着我的眼光多么的幸福,还为我向慈悲观音菩萨祈祷我皈依三宝。”
“就这只吧!”喇嘛忽然偏向小羊。农夫一只手执刀,另一只手握着绳索奔向前往,将那头疑惑的小羊带去屠宰。

那头忠诚的小牛和虔敬的小羊亲眼看到这一幕,莫不愕然。针对他们自身很有可能遭遇的运势和那一个喇嘛的心存善念造成了深深地的猜疑,这始料未及的惶恐不安造成 他们对佛教自身造成了疑惑。

“绵羊先生对自身嫩白的羊毛绒和鼓起腹部确实是自豪了点,怪不得那可伶挨饿的佛家弟子将它送上饭桌。这类事是不容易产生在像我这样辛勤工作中的牛的身上的,一直以来,我日复一日地在炎日下托着佛家弟子厚重的犁,在石砾布满的农田上耕种,她们一定会因心怀感恩而护着的。佛教是大家的皈依处啊!”小牛安慰自己道。
一切都来的太快,握着佛珠的喇嘛和持械的农夫又回家了,好像她们没事可做。喇嘛钟意地看见大小牛,随后把它强制推走了。

斜视望着这一切,老山羊仍对自身的运势充满了期待,它确信自身生命安心。“谁会要一个像我那么没用的老家伙,我的皮伤疤累累的,更别说我衰退硬实的肉了!”老山羊踢了踢它的爪子,冷嘲热讽费尽心思,“全部的赞扬都没什么好处!我想皈依大慈大悲的佛,佛会公平维护一切众生!”
这时,喇嘛和农夫又赶到了这儿,那蒙蔽的老山羊也被带了出来。

别的的家畜舒心地啃着饲草,见到产生的一切。他们想:“我们的朋友真好运啊!被喇嘛们请去共进晚餐了。”他们对师傅们的自信心更为坚定不移。

一只蝙蝠倒挂在屋檐,屠宰厂传出的可伶鸣叫声把它从时断时续的痴心妄想中吵醒了,在一瞬间的保持清醒下,它想着:“我只皈依证悟的佛心。佛家弟子持咒、祈祷的力量仅仅和他的胸襟一般尺寸。”接着,它又打着了犯困。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