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小故事:窃贼痛改前非

最坏的人,也曾做了很多好事儿,并且不容易始终坏;善人也曾做了很多错事,未来也不一定会更好。大家这般不断思考,说白了的冤亲贤愚,这很多区别的定义,当然便会逐渐淡了。
————————————————————————————————————————

巴楚仁波切在聂塘地区专家教授《入菩萨行论》时,有一位老人供奉他一块筑成马蹄形的银两。老年人没什么资产,但由于对巴楚仁波切造成巨大自信心,他知道供奉是有大福报的。
一星期的课堂教学以后,巴楚离去那一带。一个窃贼曾看到巴楚私收那银块,就跟随他想出其不意盗窃。

巴楚独自一人往前走,只为在星河下渡过好多个平静的夜里。就在那一夜,当巴楚入眠后,窃贼借着黑喑潜近身来,巴楚身边放着一个小马肩袋和一个陶制茶具。窃贼提心吊胆地刚开始搜察他的肩袋。
他手探索的响声吓醒了巴楚,巴楚叫道:“喂!喂!你在做什么?在我的衣服裤子里找什么?”
窃贼快速地回说:“有些人让你一块银两,快拿出去帮我!”

“唉!”这名上师叫着,“看你将自身的性命搞得一团糟,像个神经病似地东奔西走!你跑那么远来,就只以便那银块,可伶的傻子!听着:如今赶紧去,天明时你也就能够 抵达我坐的那片草坪,银两就在哪周边。我拿它当石块来垫我的茶具。在营火余烬中找吧!”

窃贼很猜疑,但看银两又没有巴楚的背囊中;但银两被遗弃在营火里,对他而言是决不很有可能的事儿。不管怎样,他還是回来找。他赶到上师课堂教学的地址,在火圈的石堆中找到银块。

窃贼大幅诧异,感慨地说:“天呀!这一巴楚是一位真实的喇嘛,分毫沒有凡俗化学物质的固执,可是我故意向他偷窃,获得的也仅仅造恶业,如今我毫无疑问我一定会下地狱。”

他十分悔恨地再一次去找巴楚。当他总算寻找巴楚时,上师向他招乎说:“你来了,简直瘋狂!我已经对你说到哪里去约你要的物品,如今你又要什么?”

窃贼十分兴奋,呜咽着表述:“不是这样的!我找到了银两,可是我不能认出来您那么一位大造就者,我已犯事!我那时候本是要抽打您并夺走您全部的物品!如今我向您悔恨并恳求您的宽容。”
巴楚安慰地说:“不用向我悔恨或规定宽容,要是以善意常向三宝(佛、法、僧)祈祷就可以了。”

之后,别人了解这一件过后,她们抓住那窃贼并抽打他。巴楚仁波切高声责怪她们:“假如大家损害了我的徒弟,就仿佛损害了我一样,放宽他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